虚拟货币交易网站GTC突关停

资讯 3年前 (2014-12-06) 793 人围观 4

虚拟货币交易网站GTC突关停

网站忽然关闭玩家的虚拟货币无法兑现

“投资300买个装备,然后每天只要打开电脑挂机“挖矿”,就能日进百元。这样的宣传语让不少网络玩家纷纷加入的“挖矿”大军。可是好景不长,“GTC网站进不去了,跑路了?”近日不少虚拟货币GTC的玩家在贴吧和群发出了这样的质疑。GTC是一种类似的货币,玩家通过在平台上注册,购买工具“挖矿”,挖得GTC后可以进行买卖或兑换。专家表示,目前虚拟货币平台跑路现象比较普遍,这些虚拟货币波动大,具有较强的投机性,而且比起“始祖”比特币,它们或许存在不公平竞争的情况。”

吸引客流 上线拉下线 类似“传销”

11月中旬,有网友在微博上发文称,自己周围的朋友都投资了一个“GTC”挖矿平台,平台号称日赚90至999元人民币,但是获得回报的人没有几个,而且没有公司对接人、网站备案等信息,“简直是网络传销”。

当时,北青报记者在一个名为“GTC挖矿”的贴吧中看到,已经有不少玩家开始操作GTC。记者发现,几乎每一个GTC玩家都会有一个上线,所谓上线就是介绍你加入游戏的人,他会给你一个链接,且负责你今后游戏过程中的答疑解惑,当然,这一切并非义务劳动,在你使用他的链接进行注册并购买工具开始挖矿后,上线将获得一定的酬劳。只需用户名和邮箱即可注册一个账号,所用邮箱无需通过任何认证,也就是说一个邮箱可以注册多个用户名。仅仅完成注册是不能开启挖矿“赚钱”模式的,必须用网银充值现金币,现金币以美元形式出现,及经1:6的汇率换算后进行购买,1现金币可兑换GTC不等,根据卖家挂牌出售价格确定,多数情况下可以1现金币兑换1GTC的价格成交。

效率不同的挖矿工具,价格差异也十分明显。作为新手,“上线”建议记者先买一副手套作为工具,一副手套需要花费50个GTC即300元人民币。手套每日最多可开采5GTC,20天可采100GTC,100GTC全部挖出后,手套工具损毁,需再进行投资。除手套外,还有矿锄、挖掘机、霸天虎等挖矿工具,工具的级别越高售价也越贵。

购买完装备,点击个人主页的“开始挖矿”就可以开始“赚钱”了。挖矿过程中,进度条随时显示每日挖矿进度,每天挖满六个小时,就可以使工具的利用程度达到最大化。在服务器关闭前的半个月左右时间,每日只需登录而不用开着电脑挂机就可以后台自动挖矿。

挖出的GTC有两种方式可兑换为现金。其一是可以随时挂牌出售,出售价格自己拟定,但需排队进行。例如,将1GTC的价格定为1现金币,但在售价格为1现金币的GTC有13万个,那么需要等待前13万GTC售完才能轮到自己的GTC被玩家购买。以现金币的形式提现,平台会收取0.3%的手续费。其二则是在周末两天进行直接提现,即GTC直接转换为现金打入银行卡。但该种提现方法不仅有时间的限制,同时要求玩家的兑换数量必须大于等于40个GTC,并将收取0.5%的手续费。

一些用户为了早日收回成本,选择私下交易,直接联系需要购买GTC的用户进行转账购买。除此之外,也有一些玩家群体会集体收集GTC,在周末进行统一兑换。这样做的好处是即使个人手头没有40个GTC,也可以借助积少成多的力量提前完成兑换。

记者体验:“挖矿”容易兑现难

在网友的推荐下,北青报记者加入了一个名为“GTC网赚创富团队”的QQ群,群成员一共有269人,网名都修改为“上线XX”,“下线XX”,上线就是拉人入群的人,下线就是被拉进来的,像记者这样的新人,“上线”拉“下线”注册可以获得一定的返利。群成员经常在里面交流自己买了什么工具、挖了几天,上传自己的转账记录。有一天,一个人入群后说GTC是骗人的,便被管理员踢了出去。

北青报记者进入GTC挖矿平台的网站,发现网站上并没有备案信息。北青报记者在GTC平台注册,花了300元人民币买了50个GTC,获得“手套”一副,开始挖矿。每天只要点击“开始挖矿”,系统就会自动挖六小时,收获5个GTC,按照一个GTC兑换1美元,相当于挣了30元人民币。

由于提现需要40个GTC以上,在第一个周末北青报记者并未获得提现的资格,但到了11月末的周六,北青报记者已经挖了50个GTC准备提现,却发现平台无法进入。从12月开始,记者发现GTC网站平台已经无法打开。

另外,在GTC挖矿吧中,已有网友迅速组织起QQ群来,准备维权,他们的QQ网名都改成了“被骗1000”、“被骗3000”、“被骗7000”,以表达自己的不满。原来的“GTC网赚创富团队”撤下了GTC的名字,群成员开始互相安慰,“再等等吧,不是跑路的迹象”,“之前网站也维护过,维护完就恢复正常了”。更多的成员感到愤怒,号召大家报警,投资最多的人投了10万元。

网友讲述:投资2万 结婚聘礼打水漂

微博网友斌斌(化名)自11月12日加入GTC“挖矿”项目至今已经投资了两万多元。斌斌只是一个普通的程序员,对于月收入三千余元的他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斌斌是在一个QQ群里看到了关于GTC挖矿项目的广告,然后上网搜索加深了了解,“当时对这个东西是否靠谱,我自己也是半信半疑的,但是经过两天的观察,在漫天的广告和金钱的诱惑面前,我确实是动心了”。

第一批投入的4500元资金在第十天时如期收回了4000元的收益,这让斌斌对GTC平台产生了一丝信任,他逐渐开始把这个项目看成了自己的事业。“虽然收回了4000元,不过我还是明白,这平台迟早会跑路。但是投机心理搞怪,走火入魔似地又投了钱进去,第二次投资18000元后,自己心里有点开始没底了”,斌斌说。

“本来到12月25日,连本带利我能收回5万元钱,后续再做投资起码能保证本金的安全”,但从11月29日开始,GTC挖矿平台一直以网站维护为名暂停服务器运行,直至12月1日该网站的登录页面已变为“访问被拒绝”。

现在,斌斌最庆幸的是自己没有把身边的朋友拉下水,“本来已经让朋友准备好钱,但是考虑到有风险,想自己做稳定了,再拉他们进来一起赚钱。”投资的两万元是他辞职时领取的一次性工资,本想结婚时下聘礼,但如今他却不知道该怎样跟自己的女朋友解释。

“必须得说了,女朋友已经开始怀疑了。之前每到12点我就开电脑,挂着挖矿平台挣钱,这两天网站上不去我就没挂,她看出不对劲了”。因为对平台始终存有质疑,斌斌每天不停地刷新平台网页,盯着GTC币的价格涨落成了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如果GTC币的数字少了,那就是平台有动作,有可能跑路。我认为跑路应该是一二月份的事情,没想到会这么早”。

“GTC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赌博。投机心理就像迷药,让你走不出来也放心不下,这次事情对我的打击太大了”,斌斌说。

距GTC挖矿平台网站关闭已经一个星期过去了,截至今日,网站依旧处于维护状态而无法正常打开。往日活跃的GTC讨论群中,也渐渐趋于平静。 漫画/陈彬

专家观点:投资虚拟货币风险多

安邦咨询研究员刘枭告诉北青报记者,现在市场上类似比特币的虚拟货币很多,它们与比特币算法类似,能够生成“货币”,但又进行了改进,GTC应该属于其中一种。“GTC是通过一定的算法生成的,介绍中称是与广告平台有关,意思就是挖矿可以转化为广告平台的点击量,这与比特币不同”,刘枭说。

刘枭表示,虚拟货币跑路的现象比较普遍。另外,虚拟货币价值波动较大,可能会有20%到30%的波动,具有很强的投机性,“去年初到九、十月虚拟货币市场还在赚,后来变成容易赔”。

刘枭说:“大部分虚拟货币由私人机构运营,可能存在不公平竞争,因为其会有一些隐藏矿区,这些矿区比一般矿区挖矿效率高,这种行为可以说是一种诈骗。”刘枭告诉北青报记者,像GTC等山寨的比特币,虽然算法与比特币类似,但属于“私立货币”,缺乏公信力,因为比特币的源代码公开,并且有比特币委员会来维持其公信力。

“运行虚拟货币的系统和机房非常耗电,总体来说,‘矿值’不抵电费,所以这些平台只能靠不断拉入新的买家来推动币值上升,一旦没有新的资金注入,就会赔,说白了是一种货币传销”,刘枭说。

去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联合出台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其中规定任何金融机构与支付机构不得开展比特币的相关业务,要求提供比特币登记、交易等服务的网站应当在电信管理机构备案。中国人民银行的相关人士表示,GTC作为一种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得不到保障,跑路问题大。除此之外,《通知》中同样提到了虚拟货币的其他风险:较高的投机风险、较高的洗钱风险以及被违法犯罪分子或组织利用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