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鸣单车老板离职,员工被欠3个月工资,每餐只能啃馒头

本文来自连线家:一线员工的收入普遍不高,像他们这样的运营岗位月薪只有5000元。杭州的生活成本很高,大多数人都是月光族。「我们有个同事因为被拖欠工资,已经吃了整整一个礼拜的馒头了。」

小鸣单车老板离职,员工被欠3个月工资,每餐只能啃馒头

继小蓝单车之后,共享单车第二梯队的南方代表——小鸣单车也深陷倒闭泥潭。

昨天晚上8点多,一位小鸣单车公关部的员工组建微信群向媒体爆料,声称公司已经拖欠100多位员工三个月工资。小鸣单车CEO陈宇莹已经于10月份离职,而其所属的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邓永豪失联多日,微信和电话均无法联系。

小鸣单车老板离职,员工被欠3个月工资,每餐只能啃馒头

创业邦记者第一时间独家采访了其中一位被欠薪员工刘弢,他详细向我们说明了整个事件的经过。

刘弢是小鸣单车的运营人员。据他回忆,公司最早在7月份出现了资金问题。

当时,友商酷骑单车被传倒闭的消息,引起了大量用户集中申请退押金,造成了资金紧张。那时候,小鸣单车开始被曝退押金难。

后来资金问题愈演愈烈,高层决定裁员,并且通过减少投放城市来节省开支。除了保留湖南株洲、福建龙海这样的独家投放城市之外,即便是上海和广州这样的一线城市都被放弃。

仅以华东区为例,上海、无锡、杭州和南京这些地方的员工都被小鸣单车公司单方面解约,而曾经拥有上百人,位于杭州福地创业园的分公司已经解散。

随后,创业邦向同样位于福地创业园的个推公司员工求证,该员工发来一张现在小鸣单车办公室的照片。办公室空无一人,一片狼藉。

小鸣单车老板离职,员工被欠3个月工资,每餐只能啃馒头

小鸣单车杭州分公司的现状

然而真正让员工无法接受的是,公司承诺在11月20日将一部分员工拖欠的工资和赔偿金打到工资卡上,但现在已经逾期2天。同时,董事长邓永豪开始「玩失踪」。

某位员工在微信群里提供了自己的解约协议书,上面白纸黑字写着11月20日支付赔偿金,但员工表示都没有收到。

小鸣单车老板离职,员工被欠3个月工资,每餐只能啃馒头

被欠薪员工提供的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

根据另一位小鸣单车原中层员工的说法,目前解除劳务合同的就有 70 多人,而被拖欠工资的人数更是达到 150 人。每个人都被拖欠数千乃至上万元。早在他离职之前就有不少城市经理反应工资拖欠的问题,但是公司层面一直无动于衷。

该中层员工还透露,此前 B 轮的融资款项迟迟未到位,也是造成公司资金紧张的原因之一。

7月份,小鸣单车曾经宣布获得 B 轮 1 亿人民币融资,由老股东联创永宣投资。实际的真实金额只有 3000 万人民币,还是分三期支付,但第一笔的 1000 万到帐后就没有了下文。

刘弢告诉创业邦,一线员工的收入普遍不高,像他们这样的运营岗位月薪只有 5000 元。杭州的生活成本很高,大多数人都是月光族。

「我们有个同事因为被拖欠工资,已经吃了整整一个礼拜的馒头了。」

更严重的是,小鸣单车的问题还不仅仅是工资款项。

据说8月份之后,App 内 199 元的押金基本无法退还。根据刘弢估算,现在有几千万的押金款项不知去向。甚至小鸣单车还拖欠供应商 200 多万元货款。

创业邦进一步了解到,小鸣单车混乱的不仅仅是明面上的账务问题,还有它的高层架构。

根据此前的媒体报道,小鸣单车最早的创始人叫金超慧。上海交通大学硕士毕业,他曾经是校园互联网项目「宅米」的联合创始人。

金超慧在2016年上半年看到了共享单车的机会,8月份自己出来单干,成立了小鸣单车,立马就拿到了联创永宣冯涛领投的天使轮融资。

仅仅过去两个月,小鸣单车对外宣布获得新三板上市公司、知名运动单车品牌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领投的 1 亿元 A 轮融资。

凯路仕的主营业务为中高端运动休闲自行车的品牌运营、设计、研发、制造与销售,定位为「全球运动休闲自行车提供商」。

据了解,凯路仕于2014年5月30日在新三板挂牌,控股股东为董事长邓永豪所拥有的另外一家控股公司(广州恒永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后者持有凯路仕49.69%股份。

这是邓永豪这个名字第一次和小鸣单车联系在一起。

小鸣单车老板离职,员工被欠3个月工资,每餐只能啃馒头

小鸣单车董事长、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

2017年1月,原腾讯电商战略投资中心总监、途家网 COO、网红平台星推网络 CEO 陈宇莹高调加盟小鸣单车,出任 CEO。根当时的媒体报道,正是邓永豪力邀陈宇莹加盟。

也是在那时,以金超慧为代表的创始团队逐渐淡出公众视野。从中不难看出,彼时的小鸣单车相当于卖给了凯路仕和邓永豪,成为其旗下控股的子公司。

然而到了今年6月份,邓永豪却开始在各个场合极力撇清自己和小鸣单车的关系。更蹊跷的是,有员工发现,小鸣单车所属公司——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在8月份从邓永豪悄悄变更为关斌。

关斌是谁?包括刘弢在内的小鸣单车员工都不认识他,他也从来没有出现在公司的任何会议中。结合目前的状况,有员工开始怀疑邓永豪此次失联在那时就埋下了伏笔。

目前,这些被拖欠工资的员工准备前往小鸣单车的广州总部讨说法,并且希望可以找到邓永豪本人。

不止一位员工向创业邦表示,他们并不想闹事,之所以向媒体公布这些公司情况,实属联系不上邓永豪之后的无奈之举。

「至少人家小蓝单车的老板还出来回应了。」截止发稿,创业邦一直试图拨打邓永豪助理的电话求证,但始终没有接通。

创业邦记者向一位律师朋友咨询了目前的情况。他表示:在尚有几千万押金未退的情况下,小鸣单车的财务情况已经十分不乐观。员工们或许应该考虑尽快采取法律手段,申请劳动仲裁,从而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

我们会持续关注小鸣单车事件,并且密切留意凯路仕公司的动态。有线索的朋友欢迎向作者爆料,同时也希望邓永豪本人看到后主动与我们联系。

原文来自品途,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连线家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