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那只共享电单车

本文来自连线家 近日,有媒体反馈,上海享骑电动车服务有限公司的押金退还出现了问题。享骑出行要求用户必须持本人身份证亲自到上海总部才能退押金,不然只能先登记再等待结果。

“你一个月前和我说在享骑出行APP申请了退押金,现在299元收到了吗?”

“没呢!要到上海总部才能当场退押金。成都到上海往返得近2000元,太坑了。”

近日,有媒体反馈,上海享骑电动车服务有限公司的押金退还出现了问题。享骑出行要求用户必须持本人身份证亲自到上海总部才能退押金,不然只能先登记再等待结果。

对此,享骑出行相关负责人称,“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不存在押金不退的情况。公司也没有出现现金流问题。”

尽管享骑出行方表示公司运营正常,但从退押金难的问题可以看出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加上最近ofo小黄车退押金难造成较大的社会影响,共享电单车行业存在的诸多问题也渐渐浮出水面。

市场开拓需要大量资金

共享电单车是暨共享汽车、共享单车之后新推出来的玩法。

随着城市的发展和人口的聚集,使得城市公共交通问题渐渐凸显出来。享骑出行针对城市人们面临的5公里以内短途出行难题,通过手机端的操作,即可快速完成租还车流程。这种想法虽好,但在商业化的过程中会面临很多困难,与网约车及共享单车有不少相似之处。

今年以来,因为滴滴出行平台发生了两起“杀人案”,而导致网约车行业被蒙上了阴影。尽管滴滴已经占领了大部分市场份额,也仍然面临着安全和盈利困难两大难题。

纵观网约车的发展史,2010年最早的网约车易到上线,2012年滴滴上线之后网约车开始逐渐发展。2014年2月Uber中国高调进入中国,整个市场迎来了爆发式的扩张和洗牌,最终以滴滴先收购快的,然后于2016年8月1日收购Uber中国之后,滴滴市场份额超过90%,成为行业老大而告一段落。

滴滴相对于易到来说,作为后来者能够成为行业第一,最直接的原因是滴滴不断地获得融资,通过补贴烧钱的模式,迅速占领市场,将对手一个一个甩在后面。而易到在玩法上,已然落后。据不完全统计,在成立6年时间里,滴滴已经完成16轮融资,共涉及34个投资机构及个人,迄今共融资超过200亿美元。

在面向中高端客户群方面,滴滴专车、神州专车、首汽约车和曹操专车分别于2014年8月、2015年1月、9月和12月上线。尽管神州专车和首汽约车等定位细分领域,但所占的市场份额非常小,对滴滴形成不了什么威胁,以至于提到“网约车”,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滴滴”。

如今来看,网约车的市场格局基本已定,大部分企业依然在亏钱,滴滴也不能幸免。不过想起那些被兼并或破产的企业,它们更惨。

不仅网约车,共享单车行业也是靠企业通过融资补血,然后烧钱才能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虽然同时具备先发优势和资金优势的ofo和摩拜,在2016年高速发展期成为行业前二,但是在2017年底也分别被爆出挪用用户押金的负面报导。

在此期间,小鸣单车、小白单车、酷奇单车、悟空单车等几十家共享单车企业出现停止运营、破产、被收购等消息。直到2018年4月,美团收购摩拜,共享单车行业渐渐熄火。ofo接连被传出裁员、资金链断裂、卖身等负面。

无论是网约车,还是共享单车的发展历史都是通过不断地融资,再通过补贴战,而扩大市场版图。在行业经历过洗牌期之后,对于资金不足的企业来说,只有等死或者被收购。对于行业头部的企业来说,是如何继续扩大市场版图以及盈利。

从网约车和共享单车的历史来看,共享电单车行业还处于市场早期,首先要解决的是扩大市场占有率的问题,而这需要烧钱才行的通。同时,公司创始人自身资金有限,不可能一直自己输血,还得靠融资、靠资本助推。如今,享骑出行所占的市场并不大,就被传出退押金难,不利于其发展。

而且本身资本市场偏紧,融资很难。就算能融到资,也要不断地获得资本青睐,才能扩大市场版图,占据市场先机。资金补贴市场、补贴用户是个无底洞,未来什么时候盈利还未知。

在没有资本助推的情况下,共享电单车的单个玩家很难占领市场,成为行业头部企业,指望盈利更是难上加难。

处境尴尬

共享电单车被网约车和共享单车夹在中间,其在出行领域所处的位置非常尴尬,而且面临诸多问题。

从出行本身来讲,一般短距离的1.5-3公里,用户大多数会选择单车,因为在一二线城市单车覆盖面广,找单车非常方便,而且很多单车并不需要缴纳押金就可以骑行,每次只需1元,既方便又省钱。也有不少用户在3-5公里的范围内,选择共享单车,也只需要1元钱,还能健身。

拿享骑出行来说,定位于为5公里内短途出行,由于其投放密度相对于共享单车小,受众范围有限,在3公里范围内用户更愿意选择共享单车而不是共享电动车。只有在3-5公里范围内用户才会考虑享骑出行,但每次2元,收费比单车贵,而且还需要缴纳299元的押金,用户也会权衡利弊。

再者,超过3公里,很多用户会选择公交车或地铁出行。如果相对富裕的消费者更是会选择网约车和出租车。站在市场的角度,真正能选择共享电单车的用户比率非常低。

有消费者表示,享骑出行在今年上半年也曾经受到用户青睐,主要原因是上半年价格优惠,有时候使用优惠券只需要1元,而到今年下半年后,优惠很少,普通使用一次电动车需要2元。

而且,2018年下半年以来,许多地方的交通管制越来越严,一些停车点逐渐被取消。随后,共享电动车日趋变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电动车,结果却处于无电状态。

交通管制带来的直接影响是,共享电单车的市场投放容量被挤压,导致拓展慢,投放密度低,用户使用不便。

并且,共享电单车只适合投放在一二线城市,因为外来人口多,人口流动性大,选择租赁比持有更实用。在三四五线城市虽然交通管制少,但是人们自己有购买电单车,用不上共享电单车。

据悉,截止目前,广州、深圳、福州、郑州等多个一二线城市等出台了明令禁止电动车的相关条例和规范。这样会让共享电单车在市场的空间越来越小。

针对享骑出行退押金难问题,也有用户表示,“享骑出行乱收费的问题一直存在,且客服电话很少能打通,也从未解决这一问题。”

在享骑出行App的评论下,用户对其综合评分只有1.1星,相比最高5星差太多,评论中不少为“押金不退”、“客服电话难打通”等。在某投诉网站上,针对享骑出行的投诉有近400起,但解决率不到30%。

“外地用户想退299元押金,还要到上海总部,来回车费都不够,还得倒贴。”一位退押金未果的用户无奈地说道。

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国内共享电单车行业有享骑电单车、芒果电单车、途尔电单车、七号电单车、蜜蜂出行、猎吧出行等多家企业,但这个行业所面临的共同问题还是融资难,发展扩张缓慢,更谈不上盈利。”

相对于网约车和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的市场可接受度低很多。恐怕这把“火”还未烧起来,就将要先“熄灭”了。

 

本文由来源 36氪,由 刘梦洁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36氪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连线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