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骑陷退押金风波,逾百名用户上门讨押金

本文来自连线家 多位用户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他们在线上申请退还299元押金已有月余,却始终没有收到退款。

▲在享骑出行办公地点的B2层等待办理退款的用户

近日,倒闭、跑路、押金难退等消息,把共享电单车企业享骑出行(以下简称“享骑”)推上了风口浪尖。

多位用户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他们在线上申请退还299元押金已有月余,却始终没有收到退款。

因此,不少用户前往享骑的上海总部要求现场退款。

“别傻乎乎地像他们一样在负2楼,几百个人在那儿等,赶快去上面退(押金)啊!14楼,赶快去啊!”在享骑的办公地点——上海市闵行区丽婴房大厦楼下,一位成功退了押金的老大爷对前来“追讨”押金的享骑用户们大喊。

11月27日,记者前往享骑公司,发现有最少上百名用户聚集在丽婴房大厦B2层和14层,部分用户当场获得了退款。但截至目前,仍有很多无法来到现场的外地用户在等待。

11月28日,享骑发布声明称,出于办公场地空间限制和人员密集场所安全因素考虑,暂停公司本部退押金的渠道,但用户均可正常在APP、微信公众号等官方渠道办理退押金业务。

目前,享骑每日会在官网和公众号放出当日已操作的退款名单供用户查询。

在深陷“退押金风波”的同时,享骑方面向记者表示,公司12月会发布一次金额级别较大的融资,也将在未来逐渐扩大免押金的范围。

用户上门讨押金

11月27日,记者还没进入丽婴房大厦内部,便连遇多位前来办理退款和成功获得退款的享骑用户,有用户表示在大厦B2层排了4个小时队,终于拿回了押金,也有用户表示在14层很快就退了款。

丽婴房大厦楼牌显示,享骑办公室位于2层和1401室。记者在14层发现,超过20人的队伍从享骑前台延展到电梯间,前台有两名工作人员正在进行退款操作。

记者获悉,办理退款无需本人到场,但必须持有退款用户的身份证原件才可。在现场,多位用户从办理退款登记,到支付宝到账,整个过程用时不超过5分钟。

下午4点左右,享骑工作人员称,因物业要求不影响其他公司正常办公,14楼办公室不再受理排队申请。记者随后来到大厦的B2层,发现已经有至少上百名用户聚集于此,然而现场只有4台电脑在进行退款操作,此外有多名享骑员工在用纸笔登记用户的身份信息,并表示一定会于11月28日完成这些用户的退款。

然而,更多尚未到达和无法到达享骑办公地点的用户还在等待。

上海享骑用户李腾(化名)称其于10月2日申请退款,此后多次联系享骑客服并向相关部门进行投诉,至今未获退款。在记者告知可去享骑公司办理退款时,对方表示难以接受,“外地的人怎么办?我是上海的用户可以去,但是凭什么让用户去他们公司?”

部分不在上海的用户也开始选择前往享骑公司要求退款。西安用户自发组建的退款QQ群中,有少数用户陆续反映收到了退款;“享骑合肥退款”群内,多位用户被享骑合肥公司告知登记信息三个工作日后会收到退款,11月30日,群内陆续有用户表示获得了退款,一名用户在收到押金之后立刻卸载了享骑APP。

11月28日,享骑在声明中称,由于近期部分媒体的不实报道,间接导致了部分用户上门退押金,影响了原押金正常兑付流程。当记者向享骑公司相关人士询问为何有用户两个月前就申请退款却至今未到账时,对方并未进行正面回复。

享骑官方向记者表示,在全国各个城市,享骑目前正常开通APP渠道退还押金,为防用户不便,也同时在微信公众号上开通了及时退款渠道。

多位员工否认倒闭

用户在享骑公司排长队办理退款的图片和视频在微博、抖音等网络平台上广泛传播之后,关于享骑破产、倒闭的消息频繁出现。

记者在位于大厦2层的享骑公司发现,前台只有一名员工,大门左侧被塑料薄膜遮盖,看不清内部是否在正常运营,该员工表示,2层办公室正在装修。

在14层,除了两名操作退款的员工外,办公室有多名员工正在工作,没有受到现场用户退款的影响。

记者以用户名义咨询退款事宜时,享骑品牌部的一名员工表示:“公司没有倒闭,我们下个月还计划推出新产品。我也不是老板,我只是员工,如果倒闭了,我肯定比你们更着急。”

11月27日下午,14层的多名享骑员工陆续前往B2层进行支援,维护现场退款秩序和引导用户登记信息。

记者在B2层见到了工作人员口中的“领导”,该女士自称来自行政部门,坚定否认了公司倒闭的消息,“我们几个月前的退款都很正常,但是最近2个月来,因为一些负面影响,没想到引起(用户)这么大的恐慌。”

该女士称,最近上海部分中心市区无法使用享骑电单车是由于在市区暂时不能投放车辆所致。

享骑在28日的声明中也表示,享骑目前在全国各个城市均保持正常的业务运营。

有合肥用户向记者表示,合肥公司内还有好几名员工,“像是正常办公的样子,退款的人很多,我们一进去就问是不是要退押金,态度还是很好的”。合肥分公司的员工向该用户表示,公司目前正常运营。

部分西安用户称,享骑西安公司现场仍有工作人员留守办公,但工作人员表示只进行登记,不负责退款操作,押金会退还但不保证到账时间。

新一轮融资?

在享骑的声明中,新一轮融资的消息备受关注。

至于融资消息会在12月哪一天正式发布,享骑公司官方表示不便透露,只表示此次融资金额级别较大。

多位享骑内部员工向记者强调:“融资消息肯定是真的。”

天眼查显示,享骑于2015年10月注册于上海闵行区,注册资本为500万元,2017年的工商年报显示,享骑的参保员工数为181人。

享骑共有14家子公司,其中9家子公司名称带有“享骑”字样,注册地分别为南京、合肥、成都、无锡、海口、长沙、武汉、厦门、宁波,注册资本合计为4300万元。

最新的工商年报显示,2017年底,享骑的实收资本仅为300万元,全部来自享骑创始人兼CEO施银锋。从工商变更记录看,享骑成立至今发生过5次股东变更,施银锋作为创始股东始终没有退出,最新的持股比例为13%。

记者查询发现,网上并没有享骑此前进行过融资的消息。享骑公司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其实之前有过融资,只不过没有对外公开。对于此前融资的具体金额,对方拒绝透露。

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摆在享骑面前的困难并非新一轮融资就能轻易解决,经过此番风波,享骑如何重新获得用户才是长久的问题。

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表示,相比ofo、摩拜“最后三公里”的出行刚需,共享电单车的“最后十公里”并不是刚需,其商业模式也更危险,政策上不见得会得到支持。“电单车本身单位成本较高,损耗问题难处理,同时还面临着与网约车和公共交通的竞争”。

享骑公司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享骑已经对部分用户进行免押金,也将会逐渐扩大范围,接下来还会根据用户的体验对车辆进行更新迭代。该人士表示,坚信享骑的发展会给所有用户信心,享骑将以实际行动来证明公司实力。

本文由来源 国际金融报,由 刘梦洁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国际金融报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连线家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