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否里的王兴:思维活跃涉猎广泛 偶尔也说说俏皮话

饭否就像一个树洞,是美团创始人王兴的自留地。这里有一句被广为传播的自述,“如果我一整天都没看到、想到、或做过什么值得在饭否上说的事,那这一天就太浑浑噩噩了。”

在媒体和公众面前,王兴少言寡语。但在饭否上,我们看到了他的鲜活一面:频繁发言,思维活跃,涉猎广泛。对王兴颇感兴趣的人们按图索骥,希望能在这里找到一点有关他内心世界的蛛丝马迹。

2007年饭否成立,这是王兴继校内网之后的第二次创业,曾被王兴和他的团队给予无限期望。这里寄存了年轻时王兴对技术和产品的执着,也延续着那个年代的情怀。

张小龙曾形容“微博是个穿衣服的地方,饭否是个脱衣服的地方”。在饭否上,王兴更贴近真实的自己,既记录生活琐事,比如他会关注Chanel花呢和DVF裹身裙;也有行业洞察和思考,“一流企业定义一个行业,超一流企业定义一个时代。”“你知道那家电商为了刷 GMV 有多夸张吗?卖黄金!而且还是 B2B !”

这个半私密的社交网络里,王兴好奇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从音乐、建筑、小说、电影、体育,到诗歌、造字、历史、人文、大公司。

比如他会提到《布达佩斯大饭店》这部电影的可贵,也会好奇韩国最大互联网公司Naver究竟市值几何,又或是挖掘IBM在1924年更改的“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国际商用机器)”名字里蕴含着“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层意思。

王兴也偶尔俏皮的调侃两句,说“护城河”的概念本来就是为“守财奴”发明的,又或是中文创业圈动不动就用的“极致”对应的英文是什么,用“一鸣惊人,一笑倾城”把抖音张一鸣和快手程一笑联系起来; 他也有文艺的一面,形容“世界像一条受伤了的尺蠖,仍在一拱一拱前行”,又或是发上一篇中国现代诗人流沙河经典的作品《理想》,对诗句“理想既是一种获得,又是一种牺牲”表以感叹。

有时候,王兴会因为发表的状态被公关团队找过来。一次,王兴在饭否说“我曾经以为我永远不可能得抑郁症”,随后被外界误读得了抑郁症。很快这条动态就被删掉,王兴不得不重新发文解释 “我并没有任何得抑郁症的迹象,我只是对这事产生了一点点好奇。”

王兴的饭否到底有多受欢迎?前不久,饭否关闭了用户注册,外面的人没办法再看到更新。后来,干脆有人做了个微信小程序,专门给王兴的饭否做更新提醒。

王兴说自己是典型的“INTP型人格”,喜欢看全貌。在心理学理论中,INTP属于学者、思想家、科学家型人格,他们沉默、自主、思维敏捷、洞察力强,喜欢理论上或科学方面的追求,喜爱用逻辑和分析解决问题,喜欢提出新的见解和主张,并经常提出尖锐的问题,向他人及自己挑战以发现新的合乎逻辑的方法。

充满好奇心的探索者

1997年,刚刚进入清华校门的王兴在一次迎接新生的同乡聚会中向学长们提了个问题,“你们觉得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在场的同学多少都有些惊讶,他们没想到王兴会提出这么深刻和严肃的问题。

包括“创业是为了什么”,他不习惯给出确定性答案,认为“很多问题没有终极答案,这是一个探索的过程。”

王兴喜欢探索万物,未知的东西对他极具吸引力。他喜欢发问,比如“摩尔定律并不准确,但的确是极有洞见的信息革命的底层规律。前几次科技革命时有人提出类似的底层洞察吗?”又或是,“为什么没有「市场主义」这个词?是因为「市场」这个概念不够重要还是因为太过基础而重要了?”

这种探索欲在美团对于新业务的尝试和进击中可以看出一二:从最初的团购到外卖,再到后来的在线旅游、生鲜电商、出行、B端业务,王兴带领美团围绕着本地生活服务丰富着整个场景。

与王兴接触过的美团员工对《深网》表示,王兴思想维度很高,负责公司的整体战略,在细节方面则有其他高管分别来主抓。

2018年9月20日,美团在港交所正式上市。身着黑色西装和深蓝色领带,王兴与他的团队迎来八年创业生涯中的最重要里程碑。

在敲钟现场,王兴感谢了3.4亿用户,感谢了470万全国各地合作商户,感谢了近60万的小哥骑手,感谢了全公司5万多员工及曾经付出的老员工,感谢了曾经的投资人以及今天及往后的投资人。最后感谢乔布斯,“如果没有苹果,如果没有移动互联网就没有今天”。

上市那天前后,他在饭否上连续更新了几条状态:

“建设比见证更重要。”

“好棋手通常都知道并接受自己同时也是更大棋局里的棋子。”

“我不祝你一帆风顺,我祝你乘风破浪。”

至于其他,王兴没有说更多。显然,在他心里上市不是终点,相比外界浓墨重彩的记录,公司里非常安静,只有办公区域里增加了“长期有耐心”的海报,邮箱里多了一封来自王兴关于上市的全员邮件:更大责任,更多耐心。

探索边界和长成大平台的同时,美团也不可避免地要去面临不断升级的竞争对手。就拿外卖来说,从美团成立至今,外卖市场已经进化出一个以新零售为核心的全新格局。

尤其是最近两年,如果说此前是美团与饿了么的一对一决战,那么在阿里重组饿了么与口碑后,美团需要面对的则阿里围绕本地生活各个业务条线的协同作战。

王兴也在饭否里聊过阿里,说“像阿里巴巴这样的独角兽企业,和说这种话的人得换一种聊法。”“一堆人质疑拼多多却不质疑淘宝(是如何起家的),这已经说明我们这个社会是多么健忘”。王兴骨子里有股傲气,面对阿里这个早期投资人,也并不避讳评价“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

不过,与其他善于利用社交媒体为公司和产品“拉票”的企业家不同,像这样谈及公司业务的状态很是少见,饭否更像他的生活“后花园”,更多是表达思考和内心。

美团上线9周年的时候,王兴还发了一条状态:“不知不觉中,美团上线已经9年了。最近一年重新理解、更加理解「要做有积累的事」了。Eat Better,Live Better这个使命很难,但是值得长期努力。”

关于坚持,他还在饭否上记录下:“「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通常用来指不要期望值过高,希望一下子跨越式发展,但这句话可以有另一个意思,每代人得把自己这代人该干的事干了,别往后拖,不然就像爬一条底部已经点燃了的绳梯,爬慢了很危险…”

王兴说,既要善于坚持,也要敢于胜利。回顾过去的种种,王兴在2011年接受中企采访时曾说“从2003年圣诞节回国,创业至今已过去了近八年的时间,这八年变化了很多,但我身上依然有很多东西是不变的,我依然热爱生活,依然充满激情,我还是我,在某些方面,甚至和高中时代的王兴没什么两样。”

思考者

在互联网创业的圈子里,王兴绝对算得上是一位老兵。他对社交有一种深深的执念,坚信“人际关系、社交网络是信息传播的基础架构,从根本上改变信息流动,它也会改变互联网方方面面的应用”。创办美团亦是如此。

早在就读于清华大学期间,王兴就表现出对创业的极大兴趣,当时他加入清华科技创业者协会,并成为这个社团的活跃分子。在拿到全额奖学金之后,王兴赴美攻读硕士。

在外求学时,王兴感受到了社交网站在美国的兴起。时间倒回到2002年,全球第一个社交网站Friendster成立;随后一年MySpace成立,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世界上最火的社交网站之一。那时候,社交网站正占据风口乘风而上,享受着众人瞩目和创业者的膜拜。2003年冬天,看到机会的王兴毅然决然地放弃了美国的学业踏上回国之路,准备迎接他的第一段创业生涯。

这也是属于王兴的第一个风口。2004年,王兴在清华大学旁边的海丰园租下一套130平方米的房间,这里成为他创业的起点。当时,王兴找到他的大学舍友王慧文和中学同学赖斌,共同加入社交网站的创业计划。一年后,著名的中国社交网站校内网上线。

王兴和他的创业伙伴很幸运,刚上线不久的校内网经历过多轮推广后,便在2006年迎来了用户暴增,一时间用户数突破百万。可惜的是,因为缺乏资金增加服务器和带宽,加上国内同行对社交领域的趋之若鹜,王兴不得不接受千橡互动CEO陈一舟的收购要约,随后校内网也改名为人人网。离开王兴的人人网最终在2011年得以上市。

凭借校内网挖到“第一桶金”之后,王兴的社交之心并未燃灭,他再次把所有精力投入到饭否网的准备中。彼时,饭否是国内第一家提供微型博客服务的网站,与Twitter类似,同时也被认作是中国微博的“鼻祖”。

2007年,饭否网一经上线就得到年轻网络用户的追捧。

这段创业故事结束后,再次创业的征途中,王兴依然选择从社交出发,要做与“social相关的事情“。饭否停掉后,他们想社交还能和哪些方面结合。“后就想social怎么和商务结合。这时候再看Groupon就能理解,为什么这个东西是有用的。”

Groupon创造的高利润神话深深吸引着中国互联网创业者,王兴则是团购入局者中最早的一批人。过往的经历,塑造了美团和今天的王兴,正如他的一条饭否所说:“当提到think long term时,多数人默认指向未来,其实过去也值得看。”

对比过往的几次创业经历,美团是一个明显分界点。在美团之前,王兴做的都是纯互联网产品,更像是一个极客或者产品经理。而在美团之后,王兴迈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开始用更宏观的眼光看待商业问题,以及更多地思考商业本质。

比如他首先提出“互联网下半场”概念;谈到数字经济时,称“过去二十年,需求侧的数字化逐渐完成了,但是在供给侧的数字化才刚刚开始”。

红杉资本沈南鹏毫不吝啬对王兴的高度评价,称“王兴是将思辨精神运用到企业管理之中最好的企业家之一,这或许是美团不断越过山丘,获得更大成功的原因。”

饭否里的王兴对历史和地缘政治有着格外强烈的兴趣,比如他会关注:

“二战之后,全世界独立国家的数量是在持续增加的,光1990年之后因为苏联和南斯拉夫解体等原因就增加了三十几个,现在总数大约200。”

“左宗棠为了平叛收复新疆而通过胡雪岩向汇丰和渣打银行借钱,读到这个故事真是让人感触万千。”

“名字里都是历史。印度尼西亚这片地方原本不叫这名字,欧洲殖民者来了之后,掌控印度的英国人想叫她印度群岛(印度尼西亚 Indonesia 的词源是希腊语里的印度群岛),荷兰人想叫她马来群岛。很显然,英国人赢了。”

创业维艰,未来更是无法预知。但通过研究历史从过去推演未来,对过往进行复盘思考,或许可以帮助创业者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相对正确的抉择。

2019年,在港股行情并不尽如人意的时候,美团股价整体上却整体一路走高。在经历了股价最低时的40.25港元,美团在7月2日重回发行价,如今总市值达到近6000港元。

与此同时,王兴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2019年开始,美团对于网约车的投入方式从自营转为做平台,这在很大程度上帮助美团在新业务方面减少了经营性亏损,摩拜的国际化业务也被优化掉。

在此之前,美团对于出行的决心在上海和滴滴的角逐中是可以窥见一斑的。王兴的决定原因既简单又直接,就是要把精力和财力聚焦在对核心业务具有长期竞争力的业务上,新业务投入一定要更加审慎。

直接的结果是,美团新业务及其他分部在今年第二季度收入由2018年同期的25亿元增长85.1%至46亿元,整体毛利实现4.2亿,首次从负值转为正值。

接近王兴的美团内部人士曾对《深网》表示,相对公司长远发展,王兴对股价的波动并没有那么看重,即便是现在市值一路上扬,他也依然希望保持低调。

王兴曾为自己定下了一个宏伟目标。2015年的一次内部会议中,他提到美团完全有机会成为一家超过1000亿美金市值的公司,现如今看王兴和美团距离这个目标越来越近了。

(来源:腾讯《深网》作者:相欣)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