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千锋教育“大庆”1024程序员节,盘点80、90、00三代码农众生相

互联网走过了三十年,“码农”的中坚力量也正在从80一代人,转变为90后一代,00后虽尚未…

格子衫、双肩包、黑框眼镜被称作程序员三宝,他们每天似乎有着写不完的代码,这样的职业在普通人眼里充满“神秘”感。但同时,他们被打上木讷、闷骚、不修边幅等越来越多的标签。

每到10月24日,全国许多地方和机构开始举办1024程序员节,早在2015年就有人倡议程序员在这一天不加班,科大讯飞、金山云、华为云等企业都曾举办过该活动。现实世界里,我们眼中的程序员是偏“呆萌”的形象,可在数字世界里他们就像无所不能的“上帝”,在电脑前只需要噼里啪啦的打上一串串字符,在互联网上就能幻化成各种的应用软件。

今年的10月24日,西安将举办第三届全球程序员节,自2017年首次亮相,该节如今已成为西安对外宣传的重要新名片;10月23日,千锋教育携手一刻talks提前启动“千锋1024程序员节topic大会”,邀请设计领域、编程领域近10位职场大咖线下做相关主题分享。消息报道,一些初创公司为了体现“人文关怀”也准备在这天早早让程序员们下班。虽然程序员节概念诞生时间并不算长,可每到10月24日,这个独属程序员们的节日氛围越来越浓了。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信息技术飞速发展,互联网、移动互联网、5G、物联网、AI,千千万万个程序员构造出的“信息世界”似乎没有边界。自互联网诞生的那一刻开始,信息技术就不断颠覆着我们熟悉的各种事物,速度之快远超人的想象,业界也开始流传“互联网一年,人间十年”这样的说辞,程序员正是全球数字世界的构建者。

互联网走过了三十年,“码农”的中坚力量也正在从80一代人,转变为90后一代,00后虽尚未迎来就业期,可在大学生群体里选择互联网/信息技术相关专业的比例也越来越高。

三代程序员所面临的行业环境演变,是从拨号上网的PC时代,到5G所带来的万物互联时代变迁。

70/80一代持续“充电”是常态

第一代程序员可以涵盖70后和80后两个程序员群体,他们现在呈现出两极分化的状态,要么已是企业里年薪百万的“脱产”高层,要么已被迫进入职业生涯的“中年危机”。互联网三十年仅主流的编程语言就已多达Java、Python、JavaScript、C/C ++、Scala等几十种,编程领域的技术更新迭代飞快,无论是老程序员还是年轻一代程序员,都必须随时“充电”自我提升。

IT行业职业也细分成了UI、前端、后端(Java/php/python)、DBA(mysql/oracle)、运维(OP)、测试(QA)、算法(分类/聚类/关系抽取/实体识别)、大数据工程师(Hadoop)、Android、IOS、运营、产品等多个大类。随着信息化和互联网化的不断深入深化,现实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老的知识、技术在面对新的问题时可能力不从心或效率低下,行业分工越来越细、专业化程度不断提高。

于2011年成立的千锋教育,参与了这个时代每一次的变化,在成立第一年嗅到“移动互联网”机遇开始变革,从原有的培训内容变为主打iOS、安卓等移动互联网编程培训。借助移动互联网,千锋教育在2014年和2015年实现了规模化的发展,在移动互联网增长停滞后也经历了阵痛,随着HTML5需求的日益增强,千锋教育再度抓住机遇实现了自我突破。5G时代,千锋教育旗下又增加了智能物联网+嵌入式、大数据+人工智能、Python全栈+人工智能等学科。

千锋1024程序员节topic大会上邀请的大咖嘉宾,大多数都是70/80后一代人,他们活跃在当下最热门的人工智能、5G、大数据、云计算等前沿技术领域。例如,原去哪儿网技术总监陆荣涛、百度DuerOS首席布道师曹洪伟、亚马逊云计算北区经理徐遄等嘉宾,大多数是十年、十几年的行业老兵,经历了多个信息技术革命,却一直在前沿领域开疆拓土。

千锋教育“大庆”1024程序员节,盘点80、90、00三代码农众生相

上图:美国不同年龄段的科技工作者的实际工资与预期工资的对比

根据美国发布的《2019 年软件工程师状况报告》显示,40 岁以上的美国技术工作者的平均工资水平虽然仍普遍较高,但基本不再增长,且呈下降趋势。我们从美国不同年龄段的科技工作者的实际工资与预期工资的对比图表中发现,40岁后的程序员平均收入远高于其他年龄段的程序员,可预期工资上却非常保守。

造成这种现象,一方面是因为互联网技术迭代很快,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转型,就有一批PC时代的“老”程序员掉队,如今人工智能、5G、大数据、云计算等前沿技术不断落地应用,对他们而言又是全新的挑战。另一方面和他们大多数成家立业有关,无论是美国硅谷还是中国中关村,高昂的房价和生活成本对程序员而言是个不小的压力,上有老下有小的现状让他们更倾向求稳心态。

老程序员通过自学以及参加编程培训进行自我“充电”,编程培训机构逐渐成为高等教育以外的程序员自我提升的重要途径。

《2019 年软件工程师状况报告》中显示,76% 的受访者认为参加编程培训机构可以为程序员的职业生涯做准备。57%的招聘经理也愿意为编程培训机构的毕业生提供开放性岗位,仅7% 明确表示不会聘用。天浩对千锋教育公开的数据进行整理后也发现,非应届生学员占比一直高过应届生。

持续“充电”将是70/80第一代程序员们的常态,丰富的职场经验是他们独有的资本,只需要随时跟上技术升级的节奏,他们仍能够在行业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在国内频繁的“寒冬论”中,这些一直努力充电的第一代程序员,做了很好的表率,想要“铁饭碗”必须保持持久的学习心态。

90一代仍偏爱大厂、性别“偏见”弱化

90一代人相对幸运,他们伴随互联网而生,是地地道道的互联网原住民。相比于70/80后半路出家,从小就在“网上”的90后更具“网感”,在他们眼里互联网和电话等工具一样,都是寻常之物。

根据拉勾发布的《2019年90后程序员职场报告》显示,就90后程序员擅长的程序语言来说,擅长Java、Javascript类语言的求职者较多。整体来看,擅长 c#/.net、java、delphi、c/c++、php语言的求职者找工作压力略小。

虽然外界对程序员有着刻板的印象,现实中程序员和大多数人一样也会有自己的爱好,只是编程思维让他们更注重做事的“条理”,在平均收入上程序员仍然是各行业“拔尖”的群体。拉勾数据透露,和18年对比,19年的平均薪资并没有降低趋势,甚至应届生和5-10年资深程序员的薪资还有明显增幅。分别从8.4K、27.8K升至9.5K、29.1K。

千锋教育“大庆”1024程序员节,盘点80、90、00三代码农众生相

上图:千锋2019年-9月就业榜

同样,根据千锋教育发布的学员就业平均薪酬显示,2019年1-5月期间平均薪酬还在8000+元的范畴,自6月开始平均月薪分别达到9006元,9380元、9404元、9303元。这同5G时代、物联网、云计算、AI等新兴信息产业的发展息息相关,这些领域带来庞大的程序员“缺口”,客观上推动了学员们平均薪资的增长。

以千锋2019年9月就业榜为例,9月份一线城市就业学员平均薪资顺利突破万元大关,二线城市就业薪资明显高于当地平均水平,应届生平均薪资走高。

就学科分类而言,Unity游戏开发平均薪资12000元,智能物联网+嵌入式平均薪资11500元,Python全栈+人工智能平均薪资9825元,云计算平均薪资9781元,HTML5大前端平均薪资9533元,JavaEE+分布式开发平均薪资8983元,全链路UI/UE设计平均薪资8206元,软件测试平均薪资8044元。

几大手机厂商相继发布了5G手机,这为Unity游戏开发带来了利好的就业前景,相信随着5G手机的普及加速,这一现象会持续增长。而物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等职位的薪资排行靠前,也同这些领域正处在上升期有关。

90后程序员正在成为新兴产业里的职场主力军,拉勾数据显示,从不同规模公司分布情况上看,90后程序员60%在500人以下的中小规模公司,互联网大厂虽好但难进,只有21%的90后在2000人以上的大公司工作。处在朝阳产业的企业大多数还在发展之中,大多数员工规模还在2000人以下。

千锋教育很重视产教结合,相比于传统大学的课程安排,IT培训学校能够更快的将教学和企业需求对接起来。10月22日举办的第三届BOE-TopCoder总决赛中,千锋教育网络安全学科共派出5支参赛队伍参加了第三届BOE网络安全CTF大赛,其余4支参赛队伍就由京东方公司内部员工与高校学生组成。

此外,90后程序员整体上同上一代程序员相比,在性别比例上也日渐开始更为均衡。Stack Overflow在2015年做了一项调查,女程序员占比只有5.8%。今年,拉勾后台数据显示,女性程序员占比高达17%。社会把程序员称为“码农”,全球范围内程序员仍是以男性为主,这一现象在90后群体中得到改观。

其实,就计算机历史而言,上个世界40年代,“程序”的概念尚未出现前,Kay McNulty、Betty Jennings、Betty Snyder、Marlyn escoff、Fran Bilas和Ruth Lichterman这六位女性就被录用负责设定ENIAC(第一台数字式的电子多用途计算机)进行方案计算,她们被称作“操作员”或“编码者”。

相信90后一代程序员的崛起,也会消除程序员一直以来存在的性别上的不平衡。

00后一代码农“新势力”,学编程开始从娃娃抓取

比尔·盖茨开创了PC互联网时代,乔布斯拉开了移动互联网的帷幕。若从他们身上找一个共性的话,恐怕就是从少年时代就开始接触编程。

比尔·盖茨从13岁开始学习编程,18岁考入哈佛大学,20岁成立微软公司。而乔布斯从小就在编码之城-硅谷里参加惠普的培训,14岁的就靠编程赚到第一桶金。

在5G、物联网、AI等新产业的发展上,中国已不再是跟随者,开始走出自己的节奏。在中国科技飞速发展的时期,对下一代程序员的培养则尤为重要,受程序员高薪的普遍认知影响,中国各地父母对“小程序员”的培养也积极起来。

根据全球开发者大调查,英国有10.7%的开发者在5-10岁开始编程,全球有四分之一的开发者在16岁前开始编程。《中国少儿编程行业研究报告》中透露,截止2018年10月,国内少儿编程行业市场规模约为30亿至40亿元,用户规模约为1550万,就比例而言相比欧美等国家还有不小差距,可愈来愈高涨的全民编程热,正在为未来中国的科技人才储备打下基础。

有趣的是,小程序员里女性比例又一次有所提升,据编程猫调研数据显示,少儿编程男女学员比例差距明显缩小,接近7:3。

为了适应编程从娃娃抓起的教育需求,国家相继出台了多条利好政策。2016年6月,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通知,把信息化教学能力纳入学校办学水平考评体系,将STEAM教育纳入基础学科。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指出应逐步开展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

受此影响,各地都在加大编程在教育体系中的重视程度。

2017年起,编程逐步纳入K12教学体系。浙江省将信息技术(包含编程)作为高考选考科目中的一门;山东省将编程内容加入小学六年级教材;江苏省要求在中小学普及编程教育;西安市规定,在中国青少年机器人联赛中获奖可享受中考加分政策;天津市将编程纳入中考特招范围;重庆市将编程教育列入中小学必学科目。

据中泰证券相关调研预测,到2026年国内编程教育覆盖人数将超过1亿。

从70/80后,到90后,再至00后,程序员对国家科技力量的重要性愈发凸显,在电商、搜索引擎、即时通讯、智能出行、无人货架、人脸识别等新型和传统信息服务背后,是一个又一个的程序员在推动信息技术在各行各业的应用和落地。

在三代程序员的成长过程里也诞生了许多IT教育名企,比如坚持面授教育和重视产教融合的千锋教育,在9年时间培养了20000多的技术人才,合作企业超过18000家。其举办的各类实训、讲座、技术沙龙等活动,每年为数百万人带去前沿的技术动态和行业理念。

还有专注少儿编程的编程猫,自2015年成立以来,平台用户累计超过299万人,编程作品数量超过650万个,入驻6500多所中小学校,为许多“小程序员”提供了练兵的演练场。

1024是程序员才懂的一个数字,1024是2的十次方,二进制计数的基本计量单位之一。把这一天作为程序员节,是对他们的价值和创造的认可,80、90、00三代“码农”众生相背后,是中国科技飞速发展的另一个横截面。在新的全球科技大战中,各国程序员的人才储备将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筹码。

10月24日这一天,越来越多的机构和企业开始给程序员们打Call,出现这种热况的原因很简单,用《天下无贼》里葛优大爷的那句经典台词来说,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连线家用户群成立啦!


同城聚会、行业交流、业内爆料、市场分析 统统在这里
连线家用户2群:496362454

连线家用户2群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