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虎牙做在线教育?假“野蛮人”真“门外汉”

疫情“黑天鹅”下,在线教育迎来了短暂的火热,但就像冬天绽放的昙花,花期过后终将凋零。不过,当风口结束,在线教育行业回归理性,我们也就能看到在线教育的新晋玩家们究竟是谁在“裸泳”。

疫情持续的当下,多地区学校延迟开学,上亿学生涌入在线学习通道,催生在线教育行业火热。

哪里有热度,哪里就有虎牙。

2月11日,虎牙宣布开通在线教育服务,继钉钉、快手之后一头扎进教育领域。据悉,针对线上课程直播,虎牙推出了“私密教学免打扰”、“学生考勤签到”、“实时在线点名互动”、“教学录像回放”等功能,以适配课程直播。

虽然在功能上做了适配,但以游戏直播起家的虎牙“改邪归正”做起教育仍然让人感到违和。要想摆脱“游戏标签”,加入在线教育的另一片红海,虎牙仍然有很大的坑要填。

“三心二意”的背后,以教育之名,谋流量之实?

公开信息显示,虎牙直播开始从YY分独立运营之后,以游戏视频直播为主,开始将重心转移至视频直播领域。在经过与斗鱼、熊猫的“直播大战”之后,2018年5月,虎牙成功登陆纽交所,成为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第一股。

据2019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虎牙来自于直播的收入为人民币21.561亿元(3.017亿美元),而在虎牙的直播板块儿中,游戏板块是当之无愧的“杠把子”。

从盈利模式来看,虎牙的主要盈利来自于直播还有一部分的广告。2019Q3财报显示,本季度虎牙来自广告和其他业务的收入为人民币1.090亿元(1520万美元)。

俗话说,“屁股决定脑袋”。

以直播和广告为绝大部分营收来源的虎牙真要真金白银的入局在线教育行业了吗?

其实未必。直播和广告变现的核心是什么?是流量变现,当承接完熊猫直播的流量后,如何俘获年轻人的芳心,是虎牙面临的增长难题。在00后纷纷涌入B站的当下,虎牙需要通过“蹭热度”的方式给平台导流。

在线教育的短期火热,无非是NCP疫情下,各地学校出于安全考虑必须延期开学,为了不影响学生们正常的学习进程,需要进行线上教学。

随着“停课不停学”口号的响起,线上学习在全国得到推广,很多平台也都想以此为契机进行推广,就连钉钉、快手这样的与教育打不着边的平台也来凑热闹,虎牙自然也不会错过这次的热度。

其实,反观虎牙近几年来的动作,就会窥得一丝端倪。2018年,随着国产手机厂商小米、OPPO、vivo等手机厂商的成功出海,国内互联网企业迎来一波出海潮,彼时虎牙开始发力海外市场,登陆东南亚以及拉美地区。

2019年5G技术开始商业化,成为2019年互联网的一大热点,虎牙又紧随热点与电信签署备忘录,尝试5G直播业务,然而,至今也未见虎牙在5G应用上有进一步动作。

由此观之,此次跟随钉钉、快手之后入局在线教育,也是虎牙战略摇摆不定下,又一次对热点行业的追逐。

如果说发力5G还算是与虎牙主要业务相关,那么趁在线教育流量火热的现在突然杀入,“收割流量”的玩法就有些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意味了。

在向善财经看来,任何一个商业模式都是一个由客户价值、企业资源和能力、盈利方式构成的三维立体模式。从这三个维度上,虎牙入局在线教育并不是一招好棋。

在客户价值端,热度之后在线教育对直播平台的价值犹未可知,真金白银的大力投入前景仍不确定,在企业资源和能力端,布局5G、出海国外、签约主播都花费了虎牙大量的资源和精力,再全面入局在线教育难免“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盈利模式上,转化率低,以及普遍亏损,是在线培训平台目前最大难题,如猿辅导等在线教育巨头尚未解决盈利困境,而新东方、好未来等也只能依赖低成本的口碑获客,更遑论刚刚入局教育行业的虎牙了。

在线教育行业的“野蛮人”OR “门外汉”

特殊时期高调入局的虎牙,可能还没弄明白一个问题,在线教育短期内流量看似凶猛,实际上缺乏有效留存,更甚者,反而起到“反向作用”造成已有流量的流失。

以钉钉为例,自从开设线上课堂之后,苹果商店的钉钉评分一路下降,大量学生、家长、教师涌入,纷纷给出一星差评。虽然钉钉推出在线课堂的初衷是好的,但毕竟强制性的学习本身是一件反人性的事情。

不过,对于钉钉来说学生、老师并不是钉钉的主要客群,即使疫情结束后大批学生抛弃钉钉也不影响大局。

但是,虎牙不同。以游戏直播为主要收入来源的虎牙用户中,也有相当一部分受众是在校学生,事实上,在数以亿计的玩家中有相当一部分的学生玩家,正是这些玩家给游戏直播平台虎牙带来了相当大的流量。因此钉钉可以承受学生用户的流失,而虎牙不行。

其次,虎牙做在线教育,靠谱吗?

2019年7月,广东省公安厅公布7月份APP检测结果,公布信息显示,珠海栗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一家就有“唐诗三百首”和“公式宝典”两款APP被曝出违规超范围收集用户信息行为的突出安全问题。

有趣的是,天眼查数据显示,从栗子网络股权结构来看,其中公司法人余沙沙持股60%,另有30%股份由虎牙直播所持有。

“在我的直播间中,大多数学生都在聊天,根本无法评估学生们的课堂学习效果。”笔者在一位教师的朋友表示:“也许线上教育是一种趋势,但目前并没有发展到替代线下教育的程度,线上教育无法很好地去监管学生,也不能在课堂上进行及时的沟通和交流。”

教育是以最终效果为导向的,线上课堂的教育质量相比课堂教授,还差的很远。作为特殊时期的“临时方案”,线上课堂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但疫情结束后,学习效果差仍然是在线教育难以逾越的鸿沟。

除此之外,虎牙入局在线教育最大坑,是解决家长们的信任问题。虽然针对教育业务,虎牙推出了“私密教学免打扰”、“学生考勤签到”、“实时在线点名互动”等功能,但作为一个游戏直播平台,其游戏的标签将会被放大化,从而造成家长、教师端的信任隔阂。换位思考一下,作为孩子的家长,有多少人可以接受孩子去一个以游戏视频直播平台学习呢?

因此,虎牙入局在线教育,究竟是门外等等破局的“野蛮人”还是徘徊在边缘地带的“门外汉”,得以窥一斑而见全豹。

结语:

疫情“黑天鹅”下,在线教育迎来了短暂的火热,但就像冬天绽放的昙花,花期过后终将凋零。不过,当风口结束,在线教育行业回归理性,我们也就能看到在线教育的新晋玩家们究竟是谁在“裸泳”。

ps:向善财经原创稿件,订阅号ID:IPOxscj,商务转载合作联系:a913613543,转载保留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连线家用户群成立啦!


同城聚会、行业交流、业内爆料、市场分析 统统在这里
连线家用户2群:496362454

连线家用户2群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