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支付宝的主动和被动

上周,支付宝在线上举办了2020合作伙伴大会。会上去年12月才接任蚂蚁金服CEO的胡晓明宣布,支付宝将迎来了重大升级

上周,支付宝在线上举办了2020合作伙伴大会。会上去年12月才接任蚂蚁金服CEO的胡晓明宣布,支付宝将迎来了重大升级。方向是从金融支付平台全面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将更加注重生活服务,计划未来三年让4000万线下商家登上支付宝。

这是胡晓明掌管本地生活服务后的第一个大动作,更是支付宝创立15年以来最大的一次升级改版。这意味着未来一段时间内支付宝将会以生活服务为中心,将商家、用户进行连通,与众多的合作伙伴一起搭建支付宝的生态系统。

不过,我们要是仔细观察改版后的支付宝就会发现,改版后的支付宝不仅仅只是图标的颜色比以前更蓝了,首页最顶端的入口也出现了很大变化。

支付宝把最顶端的五个入口分别给了饿了么、口碑、飞猪、淘票票和市民中心,几乎囊括了阿里旗下最为核心的“吃喝玩乐”服务。而将早前版本中的转账、信用卡还款、充值中心、余额宝这四个最纯粹的“支付功能”的优先级放到次要位置。

如果我们再打开美团,会发现其最顶端的五个入口分别为外卖、美食、酒店住宿、休闲/玩乐和电影/演出,基本上可以与新版支付宝匹配。

虽然此前阿里方面再三表示他们瞄准的不是任一细分领域,而是更多的线下服务商户。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美团近年来的战略调整,以及资本市场对美团的普遍看好,让阿里不得不对其最重要的本地生活领域进行提前布防。

至于阿里能否通过本次支付宝的改版实现在本地生活领域的大翻身,这就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

支付宝改版背后的动因

2004年成立的支付宝,起初只是阿里旗下的一个支付平台,后来逐渐升级为金融支付平台,成为阿里在金融领域最关键的一个布局。2013年微信支付正式上线,凭借其在社交领域内多年的深耕以及推出的红包补贴,一下子吸引了不少的支付宝用户。

不可否认,比微信支付上线早9年的支付宝,在与微信支付最初的竞争过程中先发优势非常显著。但是随着两者的发展,如今在许多支付场景里,微信支付与支付宝已经不相上下;甚至在用户的使用频次和用户习惯上,微信支付略胜一筹,已经在人群中成为了主要的支付工具。

有数据显示,在95后、00后大学生群体里面,习惯使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比例,已经到达了2:8,支付宝面临的威胁很明显,毕竟年轻人的喜好代表着未来趋势。

或许,这正是此次支付宝实行最大改版的原因之一。

毫无疑问此次改版是支付宝15年来最关键的一次。同时这次升级改版也意味着支付宝进入了数字经济3.0时代,逐步进入生活服务业全面数字化的转型,开启万物互联。

当然,支付宝的生活服务数字化改革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早在去年,支付宝的口号就从“支付就用支付宝”改成了“生活好,支付宝”。这样的改版动作,难免让人觉得这样布局的支付宝,不就与美团一样了么?支付宝作为支付工具改版后,还会有竞争优势吗?

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GDP达到99万亿,其中第三产业即服务业的GDP份额为53万亿,占据过半。然而,目前生活服务业线上化的程度并不高,目前所有线上平台,饿了么、美团、携程、飞猪等加起来,总的规模,还不到整个服务业总额的5%。

这对支付宝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对很多商家来说,要想顺利进行数字化经营,能得到互联网企业的帮助是最好的。而支付宝的这个构想,恰恰也能给他们带来机会。支付宝要做的不仅仅是生活服务业数字化,“数字生活开放平台”才是此次改版的重点。

也许之前人们并没有认识到服务数字化的重要意义,但今年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影响下,不仅人们的生活受到了很大冲击,而且许多实体经济也都遭受了“灭顶之灾”,而线上服务,无疑成了拯救线下的救命稻草。

这也许是支付宝,为何推行史上最大改版的又一理由。

开启服务业新基建

改版后的支付宝不再是一个金融支付平台,而是一个数字生活的开放平台。按照支付宝的说法,其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将会为5万家服务商和4000万的商家提供基础的数字化升级服务。

而根据支付宝给出的报告数据,未来5年服务行业的市场规模将会达到65万亿的水平,这意味着其中蕴含着大量的商机。也正是基于此,支付宝在进行了18个月的筹备改版后,在今年3月进行了新版本的升级发布,显然这是经过长时间规划布局的结果。

那么,支付宝的数字化基础服务具体如何开展呢?

首先,经过20年的经营发展,阿里积累了大量的商家用户资源,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流量资源平台。支付宝要做的就是结合地理位置、用户喜好、吃喝玩乐、理财、金融服务等各类需求为为商家提供一体化线上数字化服务,借助支付宝会员、生活号、数据分析、安全能力等采用“中心化运营+自营”的方式,将阿里多年打造的供应链、互联网技术提供给商家用户使用。

除了流量支持外,这次支付宝的改版还提到了另一个重点——“服务商”,这也是平台开放的内涵之一。

此前,支付宝对服务商的重视程度一直都不高。但是近两年,特别是在刷脸支付的竞争过程中,支付宝也开始了对服务商的“拉拢”。

在此次改版中,为了给服务商提供更好的服务,支付宝推出了支付宝服务商平台,服务商可以接入支付宝小程序,小微商家可以在平台上获得包括起店名、品牌加盟到员工招聘、工商注册、合同管理在内的一系列商家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支付宝所提到的服务商不仅包括支付机构、收单机构,还包括各类银行、垂直平台和SaaS服务商。胡晓明也表示,将持续开放平台能力给服务商帮助他们成长。

既是剑指美团,更是剑指微信支付

其实,阿里在生活服务领域的布局已有多年。2015年,阿里和蚂蚁金服各出资30亿元人民币成立了“口碑”。但成立后的口碑公司,并没有给阿里的本地生活服务带来突破性进展。所以,2018年阿里出手把饿了么收入囊中,与口碑进行整合,经过长期的整合,合并后的阿里本地生活表现仍然不尽人意。

2018年阿里收购饿了么时,饿了么和美团的市场份额比是4:6。据QuestMobile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美团日活用户数已达到近7000万,饿了么日活用户数为1097万,饿了么日活用户仍然远低于美团。

因此,在胡晓明兼任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董事长后,有业内人士猜测,这意味着胡晓明将把整合阿里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各项业务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全面与美团对抗。

从此次支付宝的改版来看,深度整合阿里生活服务业务过后的支付宝,确有对标美团的意图,或将成为与美团对抗的前沿阵地。作为全球用户人数超过12亿人的超级App,改版后的支付宝无疑将给美团带来不小的压力。

与此同时,阿里的另外一个竞争对手——微信,在支付宝升级后,两者的竞争局面也将发生新的变化。

在微信支付崛起的过程中,微信一方面倚重服务商,一方面侧重线下小额支付。这使得微信在生活类支付市场上增长迅速。数据显示,2018年四季度,财付通在线下支付场景的交易金额和笔数占比分别为49%和54%,而同期的支付宝数据为41%和39%。

为了提升用户在线下交易的使用频次,支付宝经常提供补贴活动吸引用户,并且在刷脸竞争中开始引入服务商。2019年10月30日,支付宝在“新商业新生态”大会上,宣布将从政策、创新、能力、人才等五方面入手与大阿里生态打通,帮助行业内1000家支付服务商完成数字化转型。

此次支付宝改版之后,通过引入更多的生活服务和服务商,并从导流、运营、支付等多方面,构建一个完整的商业闭环。这意味着,改版后的支付宝不仅要对抗美团这个对手,也将与微信进行全面而激烈的竞争。

写在最后

对于刚升级为生活服务平台的支付宝来说,除了要正面迎接美团与微信的竞争外,还需要考虑其内部资源的优化整合以及如何来平衡外部资源,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变成一个开放的大平台,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此外,支付宝最近一系列的大动作,也肯定会让美团与微信做出相应的反击策略,相关新闻似乎证实了这一点。据悉,近日美团外卖业务也做出调整,交由原百度外卖1号员工,现美团高级副总裁兼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亲自统领,双方的安排似有有剑拔弩张的意味。

而且美团背后一直都有腾讯的身影,此次在支付宝改版升级的刺激下,美团与腾讯是否会推出其他的方面合作,也不是没有可能。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连线家用户群成立啦!


同城聚会、行业交流、业内爆料、市场分析 统统在这里
连线家用户2群:496362454

连线家用户2群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