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元气满满的瑞幸咖啡,用亿万陷阱埋没了谁?

堪称“深藏功与名”的最佳伪装者。

1.8折喝瑞幸咖啡,1.8折买瑞幸股票。今天的瑞幸正在作死的边缘濒临崩溃。

4月2日美股盘前,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经董事会委任的特别委员会调查显示,公司首席运营官刘剑及其部分下属从2019年度Q2起从事某些不当行为,公司2019年Q2到Q4与伪造交易相关的销售额约为22亿元人民币。

22亿元什么概念?截至2019年9月30日前9个月,瑞幸的总收入才29亿。

所以,瑞幸闪崩。盘前股价一度暴跌超过80%,盘后股价暴跌78.55%,盘中五次触及熔断、暂停交易。受瑞幸咖啡影响,陆正耀的另一港股上市企业神州租车今日开盘也急剧跳水,开盘价4.15港元,股价最低达到1.2港元,跌幅超70%。截至目前,神州租车已停牌。

有网友说,“国货之光把美国洋韭菜割残了”,但不幸的是,瑞幸割的不止是外国的韭菜,还有其全球供应链上被捆绑的大大小小的供应商,以及祸从天降、脸面尽丢的中概股。

在如此的至暗时刻,陆正耀和瑞幸咖啡官微以及其他高管,都在朋友圈或微博上,发出了“今天更要元气满满”的喊话。导致“元气满满”可能会成为今年第一个流行词。

只是这其中的含义,耐人回味。

懵逼的投资机构

2018 年下半年,某家投资机构投资人曾对媒体发出过感慨,“想投瑞幸咖啡,但根本进不了那个局”,但现在估计他会很庆幸自己没能入局。

长期以来,瑞幸一直都是以陆正耀为轴心。招股书显示,瑞幸咖啡前五大股东情况分别为:陆正耀家族信托持股30.53%;钱治亚家族信托持股19.68%、MayerInvestmentsFunds持股12.4%;大钲资本持股11.9%;愉悦资本持股6.75%。

其中,陆正耀的姐姐是MayerInvestmentsFunds的控制人,二人合计拥有公司42.93%的股权。至于另外几位股东,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的控制人分别为黎辉和刘二海。值得一提的是,有雪球用户爆料称,前几天瑞幸的薪酬委员会刘二海已经离职,而且早在1月8日大钲资本就曾减持3840万股,3天前又减持了4416万股。

而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刘剑呢?其实并未持有任何股份,只拥有47408的股期权。也就是说,仅作为一名COO,他以一己之力,绕过了公司的CEO,躲过了公司的CFO,隐瞒了一众高层和全公司大多数的员工,成功编造出这样一个惊天大谎。

堪称“深藏功与名”的最佳伪装者。

但可怜的是那些被瑞幸造假业绩吸引的众多投资者。Wind数据显示2019年3季度末,瑞幸咖啡的机构投资者数量是94家,到2019年年底有158家机构投资者持有瑞幸咖啡的股票,其中有91家是第四季度新进入的,持股总数达4.6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23.93%。

也正是三季报发布时,瑞幸公布,预计第四季度公司产品净收入在21—22亿元之间。投资者不知道这是瑞幸虚构的数据,自然欢欣雀跃地进入了。

瑞幸的资本故事也打动了财大气粗的银行。2020年1月7日的公告显示,瑞幸咖啡为周转资金,从浦发银行获得了最高6000万元的循环贷款;在西藏信托有最高额度3亿元的贷款;和光大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签订了总额为3.5亿元的咖啡机租赁协议。截至2019年9月30日,还款义务尚未履行完。

面临来自投资者巨额的集体诉讼和银行的沉重负债,自曝的瑞幸恐怕破产也难以偿还。

供应商侥幸变不幸

如果说瑞幸从一开始就是个疯狂的资本游戏,那卷入其中的投资者绝称不上无辜,只是为瑞幸造假骗局买单的还有一大批做实业的产业链上下游商家。

去年5月,钱治亚在厦门召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全球合作伙伴大会,她表示,瑞幸在高速发展的同时,还高度重视产品品质与用户体验,坚持只选择行业前10%的供应商头部企业进行合作。其中法国路易达孚、瑞士Schaerer、瑞士Franke 、法国MONIN、DHL以及顺丰集团等国内外著名企业,都与瑞幸建立了蓝色伙伴联盟。

在供应链方面,瑞幸一直引以为豪,甚至也把这种严苛带到了其它产品线上。

比如,轻食选用了百卡弗、百麦、中粮集团等国内外知名供应商,100% NFC鲜榨果汁选择NFC果汁顶级品牌“零度果坊”等为合作伙伴,午餐沙拉的供应商也是百卡弗、裕农、三全等知名大厂。

但在这条产业链中,体量越大,议价权越高,供应商和瑞幸合作都有结账周期,这对实业来说是缺乏安全感的。瑞幸自曝前,他们最担心资金链的问题。一家牛奶供应商表示,“我们整天在担心瑞幸哪一天资金链断裂,自己血本无归。但又怀着一股侥幸的心理期待和瑞幸的合作,借助这股东风提升一下销量”。

抱有这种心理的供应商不在少数。如瑞幸咖啡纸袋和纸盒的本地供应商吉宏股份,2019年一季度营收6.71亿元,同比增长58.96%;实现净利润7281.43万元,同比增长284.89%,新业务盈利能力高于传统业务。

如今增长的动力可能要变成欠债的累赘了。

回想此前乐视、Ofo暴雷后,都出现了拖欠供应商货款、银行贷款、房东房租与员工工资等问题,有些欠款甚至现在仍未还清。而此次瑞幸自曝造假,一些没有结清货款的公司估计也已乱作一团,准备到瑞幸公司讨要说法。

其实除了供应商,遭受损失的还有加盟商。去年,瑞幸推出新品牌小鹿茶,采取加盟模式,很多加盟商为选址、租店、装修、雇员投入了不少钱。而今瑞幸大规模闭门已经是大概率事件,这些加盟商何去何从,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中概股重温“造假噩梦”?

2012年或许是神州租车董事长陆正耀最不愿回忆起的一年,这一年,神州租车的IPO申请文件,刚一提交给美国证监会便“大白天下”,随之而来的是无数对其业务模式以及公司关键数据的质疑。考虑再三,在上市前夜,神州租车突然宣布暂停IPO,陆正耀黯然离去。

要问神州租车的上市之路为什么如此坎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路演时碰到了一个敏感时期。先是美国证监会起诉开元汽车及其11名投资者涉嫌违规操纵股票成交量,后有旅程天下涉嫌财务造假,自愿从纽交所退市。美国市场对中概股的不信任集中爆发。

然而谁也不曾想到,8年后,原本是中概股不信任危机受害者的陆正耀,居然自己卷入了数据造假引发的又一场中概股危机。

中概股也跟着普遍遭殃。截至周四美股收盘前,中概股里,瑞幸咖啡以75.57%绝对领跌,寺库、信而富、尚德机构、蛋壳公寓、人人、蔚来、和信贷、房天下、趣店、网易有道、房多多等超50家中概股跌幅明显。

曾任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中国区首席代表兼亚洲区董事总经理的徐光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我和美国的投资机构交流时,总是告诉他们,中概股的坏公司是少数,有很多好公司。但一个坏公司的负面效应,也是无穷的。人们都习惯了一概而论,他们会说,你们和瑞幸,一样都来自中国。

业内众多机构投资人也认为,“这无疑会对中国创新股会带来负面印象”。

早在神州租车赴美上市时,我们看到,中概股因财务造假遭遇退市的已经不少,据当时统计,曾有将近四分之一的中概股企业,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财务质疑。不过,这些年,随着一大批优质的互联网公司崭露头角,这种不信任正在逐渐消退。

可是如今瑞幸这样一个惊天骗局自曝,“陪葬”的是整个中概股,数据造假这个帽子将再次扣在中国企业头上。

从创立到上市,瑞幸创造了国内企业的最快记录—18个月,它用18个月让全球看到了中国的咖啡品牌;从上市到毁灭,瑞幸又用了短短的10个月,刷新了数据造假的胆量和底线,让所有人看到一个企业蒙头狂奔的狼狈。

瑞幸不幸,也同样是中国企业的不幸。

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连线家用户群成立啦!


同城聚会、行业交流、业内爆料、市场分析 统统在这里
连线家用户2群:496362454

连线家用户2群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