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音街”横空出世 在线K歌领域中网易云胜算几何?

在人类还没有语言之前,音乐就已经存在了,有伟大的音乐家曾说,尽管全世界的语言各不相通,但是世人对于音乐的热爱却是一样的。

互联网时代,音乐变得触手可及,人们享受音乐的形式也更加多元,受益于“宅经济”,在线K歌突然就走红了。

今年以来已经有好几款在线K歌APP问世,阿里相继推出“鲸鸣”和“唱鸭”,如今,网易云也正式上线了在线K歌产品“音街”,这也是网易云音乐首次踏入K歌市场,那么,网易云此时入局是否为时已晚?在强敌林立的在线K歌领域,网易云胜算几何呢?

告别工具 深化社区让用户“玩”起来

作为“网易云音乐出品”的APP,音街也继承了网易云音乐浓厚的社区氛围。除了一贯的简洁风格外,音街从歌单、乐评、动态、电台、云村Mlog等功能上也与网易云类似。

具体来看,这次的音街在唱歌的基础上加入了短视频,让音乐好听又好看,而且用户可以随意截取唱歌时长,让听歌、唱歌和分享都更加自由化和碎片化。

一键Remix功能也很别致,Remix指的是重新编曲混音,它采用网易云音乐历时两年自主研发的智能编曲引擎,用户可以方便地重新演绎歌曲,加入个性的色彩。

Remix后伴奏的节奏、氛围效果上都有很大变动,经常会颠覆原曲带给大家的印象。比如林宥嘉的经典曲目《说谎》,加入future bass的改编驱散了抒情版充盈着纠结与复杂的细腻情绪,反而让原曲变得更加恣意轻快。

值得注意的是,音街也在逐步营造自己的社区文化,心情日记就基本继承了网易云音乐的个性化推荐模块,只是在推荐方法上从云音乐的用户被动接受转变为互动选择。用户可以通过唱歌来记录每天的心情,并收听今日的好友作品及拥有同类心情的作品。

目前,音街也已经有了一些自发形成的社群组织,比如K歌接龙小分队、约歌小组等。可以看到,在云村互动打卡、评论区蹦迪、广场种Mlog之外,网易云音乐接下来希望年轻人在音街K歌。

其实可以很明显的发现,这些改变也是为了契合95后爱玩音乐,爱变化的心态。毕竟,网易云音乐APP在2019年的新增用户中,85%就是95后,这些消费新势力都给网易云创新提供了土壤。

从文化的角度说,反传统、反权威、反深度、反中心是后现代化艺术的精髓,相比于致敬传统,现代青年人更加致力于解构,削平深度主张平面,热衷游戏,而这正是音街产品逻辑和运营理念所在。

从消费的角度说,据CBNData《2018中国互联网消费生态大数据报告》显示,95后年轻人是拥有极强个体思维的一代,他们更加注重体验和内心的感受,乐意与场景互动。相比老一辈来说,互联网时代的青少年拥抱变化,渴望表达,他们需要更深层次的社交互动。

目前音街APP的用户增长和产品运营还都在初期,可能数据还没有到达适宜比对的阶段,但是网易云音乐十分重视此款app,除了CEO丁磊抢先入驻之外,网易云音乐在未来“星声计划PLUS”将投入两亿资金和资源,集合网易云音乐全系的资源,并联动音乐产业上下游,持续挖掘优质声音。

现如今,在线K歌领域的App都是在围绕新生代95后和00后用户群体诉求进行深度打磨,并且不断地进行延展,试图在社交诉求的深层维度,让用户拥有更多的自由表达空间。

为什么要推出音街?

其实,网易云一直走的都是精品路线,网易云音乐刚出现的时候,在线音乐市场上已经有了QQ音乐、虾米音乐,酷狗、酷我,留给网易云的发展空间并不多,但那时网易云音乐深挖用户情感需求与社区建设,以歌单模式和音乐社区突围成功,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品标杆,可以说,它的商业壁垒不是版权建造的,而是音乐和情感浇筑的。   

但是,在近年音乐市场独家版权战争烽火四起的背景下,深得“用户”心的云音乐与“版权大佬”腾讯系音乐产品的用户数据呈现差距拉大的趋势。

从用户活跃度看,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12月,云音乐MAU约为腾讯系(QQ,酷狗,酷我)三甲总和的11.52%。而在2017年7月,根据QM数据,这一比值约为13.14%。而且腾讯系的用户独占率比网易云音乐更高,网易云音乐分别与酷狗、QQ音乐、酷我有0.30、0.32、0.07亿重复用户,所以实际上网易云音乐的独占用户比率低于60%。

再从营收上来看,2019年网易创新业务及其它业务营收为115亿元,腾讯音乐营收为254.3亿元,网易创新业务是腾讯音乐的45.22%,营收同比增速上,腾讯音乐是34%,网易创新业务是12.25%,增速是腾讯的36%左右。目前在于腾讯的对抗中,网易云还是身处劣势。

目前,网易云音乐的营收结构与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业务雷同,即单曲或专辑订阅、广告、直播、版权转授等,但是在 “音乐衍生营收”领域,网易云差的可就不是一星半点。

尤其是在在线K歌领域,腾讯很早就布局了全民K歌,依靠社交优势,在流量和资本的喂养下,全民K歌占据了在线K歌很大的市场份额,也为腾讯贡献了很大的营收。且除了腾讯之外,在此赛道上,阿里也已经推出了唱鸭和鲸鸣,并且深受年轻人喜欢。

作为在线音乐上的强者,目前网易云急需完善内部生态,目前,网易云音乐陆续围绕音乐拓展出了电台、视频、直播等业务,而此次入局K歌,也是在补齐自己在在线K歌上面的短板。网易云必须要找到新的增长点,确保自己能够在月活、黏性、营收、创新能力等维度咬住腾讯系音乐产品确保不掉队,来保证资本市场对云音乐的信心。

除此之外,以K歌为代表的社交娱乐业务所具备的盈利前景,也是网易云音乐进军在线K歌领域的理由。

艾瑞咨询2020年发布的《中国在线K歌社交娱乐行业发展洞察白皮书》显示,自2014年在线K歌行业开始规模化发展以来,短短数年间,在线K歌用户付费率从2014年的3.4%摇身一变为2019年的15.3%。其中,2018年平均单个付费用户价值超过140元,2019年底,这个数字达到了161.5元。

可以说,补齐自身音乐生态短板,发力在线K歌领域,对于网易云来说意义重大。

“音街”真的能开启在线K歌3.0时代?

其实,音乐产业归根结底还是内容产业,最重要的就是唱者和听众,在线音乐赛道上,网易云也是后起之秀,从强调产品质量与用户体验的角度,音街确实做到了延续网易产品一贯的水准。那么此次,网易云的“音街”也能复制这样的传奇吗?

1、音街除了整体界面延续了简洁、文艺的风格外,并未显露出与其它UGC短音乐产品的明显区别。而且就拿之前今年出现的几款APP来说,“音遇”主打歌曲接唱的玩法,以社交化和游戏化取胜,“唱鸭”是国内首款弹唱APP、新上线和声功能,实现社区化运营。相比之下,音街似乎并没有太大的特色。

 而且此前丁磊强调的云音乐业务在社交领域寻求扩展的思路,也未在截止目前的产品设计中得到体现。在社交功能上,音街也仅有同类产品最基础的私信、评论、获赞、访客这几种分类,可供差异化发展的空间还相当大。

2、目前的短视频风头正劲,用户已经形成了习惯。“音街”PGC+UGC的模式其实与“抖音、快手”并无太大差别,短视频可提供的更大信息量,弹奏演唱、舞蹈演唱等更多模式被挖掘出来,短视频能够满足用户的K歌需求,说白了就是K歌的需求被进一步细分了。音街来的太迟,可供录歌上传的平台和渠道不再短缺。

3、音街的商业化之路也不明朗,目前,音街的会员系统并未开放,礼物打榜系统也停留在简单的签到做任务领取礼品赠送阶段,商业化还未起步。而已经起步的在线K歌APP中,除了常规的打榜送礼物之外,营收模式也比较单一。

拿全民K歌来说,目前的全民K歌也不断向线下寻求增长点,建立线下自助K歌房。但线下K歌房属于重资产模式,相比于财大气粗的腾讯来说,网易云财力有限,难以适应动辄溢价三四倍的作品版权费用,也无法负担不菲的线下设备的维护成本与场地成本。

因而线下自助店显然不适用于网易云音乐。而相对轻模式的自助K歌房模式又处于摸索阶段,目前各地仍以加盟为主进行推广,其盈利能力还需进一步确认。可以说,音街的变现之路多艰难。

在音乐市场,年轻人是永恒的消费主体,而如何抓住他们的需求,极为关键。不同代际用户的更迭,深深影响着不同功能定位的产品在市场上的兴衰起落。目前,在线音乐也将从单一产品的竞争到生态体系的比拼。

音街的推出,与其说是网易云音乐冲刺社交娱乐市场营收的信号弹,不如说是在阿里巴巴入场UGC短音乐市场后,网易确保“不缺席”K歌市场红利的产物。

作者:小谦,互联网观察员,多家科技媒体专栏作者,转载请注明版权。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连线家用户群成立啦!


同城聚会、行业交流、业内爆料、市场分析 统统在这里
连线家用户2群:496362454

连线家用户2群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