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019年内地娱乐圈8大魔幻事件

作者| Cici

编辑| 吴怼怼

站在2020世代初,回顾9102年的娱乐圈,不得不用魔幻来形容。

追根溯源,是把控娱乐产业命脉的热钱少了。

如果说2018年尚能留有部分颜面,那么2019年就是影视娱乐产业危机的集中性爆发。

揭开寒冬开端的,便是上一年的娱乐圈补税事件。

2019年1月,官方数据显示,影视行业纳税人自查申报税款117.47亿元——相当于2018年电影总票房的六分之一。

这一年,影视行业的投资变得谨慎甚微,金主但凡向流量砸钱,则要求真实的高回报。饭圈依旧自嗨,明星无戏可演,传导之下,众多魔幻现象诞生。

01

不知知网翟天临,建筑大师江一燕

清华美院毕业作品展

在娱乐圈,最怕明星强行展示自己有文化。

2019年,翟天临没能过个好年。在直播中问出「知网是什么」后,翟天临学霸人设崩塌,北大在2月16日发表对翟天临作出退站(博士后)处理的意见。

一个知名度极高的明星,一所全国顶尖的高校,这起学术不端丑闻引发自上而下的学术自查自纠。

2019年6月被称为「最艰难的毕业季」,一些读了5年博士的学生被迫延毕,本科生、研究生们经历严格的层层审核,有高校从此设置《学术规范和论文写作》课程。

与翟天临有异曲同工之处的还有江一燕。

2019年10月,江一燕获国外建筑大奖的新闻上了热搜,一时间通稿满天飞。

但最终被证实,这座建筑是江一燕作为户主参与设计过程,但建筑创意、设计阶段,所有甲方都会提出自己的想法,由于甲方大多并非专业出身,提出的想法和创意往往会由于无法实操而被推翻。

两起事件中,引起大众反感的是强立人设、借势营销后的「才不配位」,名与钱砸出来的纸面荣誉经不起推敲,最终被毫不留情地戳破。

02

夕阳粉丝学打榜,饭圈逻辑难自恰

2019年夏天,自称是夕阳红粉丝团的周杰伦粉丝们为他在微博进行打榜——这是一群连超话入口都找不到的群体。

2000年,周杰伦出了第一张专辑《Jay》,受众大多是85后和90后。那个年代,人们用随身听播放磁带听歌,后来有了MP3,买一张实体专辑便是对周杰伦最大的支持,那时大家看作品,什么是流量?

但在20年后,周杰伦的粉丝却需要通过打榜告诉年轻人们,乐坛天王周杰伦到底是谁,尽管正主连个微博都没有。

几天内,粉丝们把周杰伦顶到超话第二名,然后与蔡徐坤粉丝进行大战,最终如愿以偿登顶,超话影响力破亿则创造了记录。两个月后,新歌《说好不哭》发布,涌进购买人数过多导致服务器瘫痪。

在这起魔幻事件背后,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周董不再是年轻时候那个天马行空,以一己之力引领音乐风潮的天王。进入中年后的周董,更多是开心就好,于音乐上再无更多颠覆与突破。

03

偶像元年即末年,糊团炮灰往上冲

2018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两档节目,一个男团选秀一个女团选秀。蔡徐坤与杨超越的自带话题,节目的超高讨论度开启人们对互联网时代选秀的幻想。

但谁知这个互联网选秀偶像元年只是昙花一现,连偶像次年都没有等到。

2019年,《以团之名》《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接踵而至,唯一掀起了水花的是《创造营2019》,但依旧没有摆脱糊团宿命。算得上出圈的周震南,最有名的是他的表情包。

选秀节目层出不穷,练习生却储备不足。国内没有像韩国那样系统训练几年、再进行出道、前辈带后辈的完善工业化培养、曝光体系,却妄图通过短短一档节目收获唱跳俱佳的偶像,这本就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再加上国内经纪公司普遍的「造星有余、售后乏力」的局面,流量就算出现也只是一时。

我们在《选秀闯关,偶像断崖》与《三代离韩潮,一条偶像路》中,详细讨论过这些问题。

04

直播风潮杀红眼,明星空降直播间

直播成为这一年的关键词。在经济下行的2019年,直播的潜力被无限激发,又与娱乐圈紧密结合。

在过去,主播想成为艺人、明星,但2019年,越来越多的明星选择来到直播间,因为这里成本低、销量高、见效快,谁去谁能上热搜。

美国社交名媛金·卡戴珊空降薇娅直播间,薇娅帮柳岩、大鹏主演的《受益人》卖票;李佳琦与周震南比拼卖货,帮胡歌、桂纶镁主演的《南方车站的聚会》卖票。

在卖票这件事上,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不懂电影的互联网资本想出来的逻辑,实际是在自掘坟墓。

但回顾过去,我们试图用专业和经验证明「不可」与「魔幻」的方法,似乎都成为了主流。

2019年,被颠覆的太多。

05

博君一肖与李现,男友年年都会变

主持几年《天天向上》的王一博之前没有火,X玖少年团的肖战多年间仿佛娱乐圈路人,曾凭借《河神》引起关注的李现停留在大众视野中的时间很短。

但在2019年夏天,《陈情令》与《亲爱的,热爱的》热播,让他们成为饭圈女孩的新晋男友们。在前男友的名单上,则有朱一龙、白宇、罗云熙、白敬亭、邓伦……

拿下三位新晋男友的美妆、护肤品牌收获满满:

宝洁旗下的Olay眼光独到,在《陈情令》播出前的5月便签下肖战作为全新品牌大使,市场品牌团队估计会拿到丰厚的年终奖;大手笔的雅诗兰黛则拿下李现与肖战两人,品牌们从不怕冲突,有的是不同title分给明星们;而王一博早在2018年便成为植村秀的全球品牌大使。

饭圈女孩的爱最疯狂,但谁也不知道这份爱能够维持多久。

之所以魔幻,是因为换男友大戏每年都在上演,女孩们乐此不疲,甚至贴出自己的下单记录在官博下为偶像们声援:看到我家哥哥的号召力了吗?

06

顶流担当一如是,出道六年冲破圈

国内养成系偶像,能有TFBoys这样影响力的,前无古人,暂时未见来者。这些少年从十三四岁长成现在的模样,收获了一大批粉丝,并不断有新粉丝加入。

2019年,三个人各自的事业都有所成就。

王源被伯克利录取,电影《地久天长》去了柏林电影节并捧奖而归,综艺《我是唱作人》试图打破成见;王俊凯在《中餐厅》的表现受到好评,随着明学被热议而受到关注;易烊千玺则在综艺《这就是街舞》、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电影《少年的你》中均奉献了出彩表现。

8月10日,TFBoys出道六周年演唱会,灯牌大战依旧。

六年间经历全网嘲讽、污名化,见证娱乐圈的起起伏伏,但没想到,真正长久站在巅峰的,依旧是他们。

07

不知悔改蒋劲夫,无人发声显凄凉

时间回到2018年11月20日,蒋劲夫被曝对日本女友家暴。随后,他被日本警方逮捕,并按照程序移送检察院,但东京地检最终决定不起诉。

在这一起家暴案件中,蒋劲夫发文道歉,胡歌、俞灏明、古力娜扎、蒋梦婕等明星好友发文支持,几乎每一条博文都在说,「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勇敢面对」,但言辞间都在辩解他是个好人。

一些明星迫于舆论压力删除了转发微博,甚至因为「替蒋劲夫说话」一事再次道歉。

家暴只有0次和无数次,蒋劲夫用一己之力证明了这一点。一年后的2019年11月26日,蒋劲夫被曝对新任乌拉圭女友家暴,但这一次他选择否认,并发律师函指明对方诽谤,圈内没有太多波澜。

此时的蒋劲夫清空了2018年10月-2019年9月一年的微博,包括那条道歉微博,作为对比的是,胡歌的微博还在。

另一件同期发生的家暴事件,则获得更广泛的关注度。美妆博主宇芽曝光自己遭遇家暴的视频监控,这起发生在身边、更接近普通人的事件,引起从官方至个人轰轰烈烈的反家暴声援。

但无论是蒋劲夫还是宇芽前男友,都没有受到更为严厉的处罚。反家暴之路,依旧漫长。

08

影视寒冬无戏拍,舞台成为避难所

2018年,便出现明星开始演话剧的现象,当时还是小规模的试水。

但在2019年,这种趋势愈演愈烈,甚至成为一种风潮。风潮的背后,是影视行业无戏可演的窘境,以及明星终于有足够空档进行完整排练——这真是一种赤裸裸的讽刺,当然浑水摸鱼的并不在少数。

除了胡歌、许晴、谭卓、金士杰这样常年有固定剧目(《如梦之梦》)的明星,据不完全统计,新晋涌入舞台的有王学圻、赵薇、倪妮、陈妍希、杜海涛、葛优、万茜、张杰、倪大红、廖凡……以及沉寂已久的翟天临。

一方面,无论是怎样的一票难求,口碑不尽人意的占据绝大多数。站上舞台,更像是台下粉丝进行现场「朝拜」与赞美,他们眼里只有明星有多美、腿有多细,以及「竟然背得下那么长的台词」。

另一方面,戏剧舞台成为一些明星的复出实验场。翟天临在7月演了《红兔子,白兔子》,又在年末演了《弗兰肯斯坦》,后者还将在2020年进行全国范围的巡演。

他在幕后的排练花絮中说道,「我是个演员,如果有这么一块地方能让我演出,那我好好演出就行了。」从种种尝试来看,这已经是在准备低调复出。

目前的舆论主要有两种:一种认为翟天临将近一年低调行事、热心公益,应该取得公众原谅;另一种认为他应该就此沉寂,如果以「翟天临复出」搜索实时微博,能看到不少高校学生一边写论文,一边抵制甚至诅咒翟天临。

曾有过学术不端、道德污点的明星艺人应该受到怎样的惩罚?惩戒时间有多久?怎样能够得到原谅?国内没有任何公开的标准,但娱乐圈的记忆似乎只有7秒。

 

中国人的情绪里面,只有农历新年过了,这一年才算过去了。

但2020年代已经开启了,所有问题的答案都在风中飘扬。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连线家用户群成立啦!


同城聚会、行业交流、业内爆料、市场分析 统统在这里
连线家用户2群:496362454

连线家用户2群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