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谷歌欲坐稳“万亿市值俱乐部”,两驾新马车动力还差点事

2020年2月4日,谷歌母公司Alphabet对外发布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根据财报显示,Alphabet第四季度营收460.8亿美元,预期469.4亿美元;经营利润92.7亿美元,低于市场预估的97.9亿美元。

据金融数据提供商FactSet的数据显示,这是Alphabet过去10个季度第9次营业利润未达预期,其中营收增长近五年来最差,导致股价盘后跌近5%。

Q4财报发布前的1月16日,谷歌母公司Alphabet股价达到1450.16美元,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在苹果、微软和亚马逊之后,成为美国第四家市值进入“万亿美元俱乐部”的科技巨头。新财报发布后,Alphabet市值又跌破万亿。

值得注意的是,Alphabet首次披露了Youtube、云业务的营收数据,这是桑达尔·皮查伊接管Alphabet(同时担任谷歌CEO)后带来的新变化,意在向外界传递其他独立业务发展也很迅猛,然而并没能够提振外界的信心。

从具体业务来看2019年Q4谷歌的主要收入来源依然是广告,当期广告总收入为379.34亿美元,约占总营收的82%。Q4季度Youtube广告收入为47.17亿美元,同比上涨30%;谷歌搜索及其他业务收入为271.85亿美元,同比上涨16.6%。

谷歌广告收入面临着恶劣的竞争环境,据eMarketer预计,亚马逊美国数字广告净收入中所占份额从2018年的6.8%增加到2019年的8.8%;Facebook的市场份额预计将从2018年的21.8%升至2019年的22.1%;而谷歌的市场份额预计将从2018年的38.2%下降到2019年的37.2%。

广告这一主力马车增速低于2018年同期的20%,而作为新马车的Youtube和云业务无论是营收规模和增速都不太让人满意。过于依赖广告营收,新业务开拓不利,正在成为谷歌能否坐稳万亿市值俱乐部的隐患。

 “万亿市值俱乐部”最年轻的仔

2020年1月16日谷歌母公司Alphabet股价创下历史纪录,达到1450.16美元,市值首次突破一万亿美元,成为继苹果、亚马逊、微软之后,第四个加入“万亿美元俱乐部”的美国科技企业,它是这个俱乐部中最年轻的公司。

这家年轻的公司成立于1998年,由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创立,在2004年上市,到2020年已经走过22个年头。

谷歌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1999年时谷歌险些被当时领先的搜索引擎Excite收购,据Excite当时的首席执行官乔治·贝尔所言,Excite将以75万美元的现金收购谷歌。好在这场收购案因为一些争议问题,最终流产了,谷歌得以继续独立运营,最终成为“万亿俱乐部”中最年前的仔。

1999年6月7日,一笔高达2500万美元资金风险融资拯救了谷歌,投资者包括凯鹏华盈和红杉资本,这成为谷歌发展历史中重要的转折点。

真正使得谷歌度过“成长危机”的是找到了关键词搜索广告这个营收模式。2000年底谷歌发布了AdWords,该业务现在覆盖了许多国家,至今仍然是谷歌营收的重要来源。“互联网泡沫”危机期间,AdWords为谷歌提供了稳定的收入来源,让谷歌及其关联公司安然度过了这次席卷全球互联网的大风暴。

自此,谷歌联合创始人布林和佩奇一同成为科技行业两颗新星,在那场大风暴中很多科技公司以失败告终,唯有谷歌凭借这把“金钥匙”大获成功。

也就在这一时间,谷歌提出了著名的座右铭:不要作恶。谷歌甚至在上市前的文件中也为此进行着墨:“我们坚信,从长远来看,即使我们放弃一些短期利益,我们也将以股东和其他方式更好地为世界做一些好事。”

2001年在红杉资本的要求下,布林和佩奇邀请了施密特加入谷歌,接替佩奇担任首席执行官。施密特的上任后就让两位创始人放开了手脚,把精力集中在谷歌的技术上。

谷歌在2004年4月1日发布电子邮件服务Gmail,4月1日正是大家所熟知的愚人节,因此很多人以为这只是个恶作剧。

2004年8月19日谷歌正式上市,发行价为每股85美元。现在,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股价超过了1000美元,达到了1416美元,巅峰时期达到了1450.16美元。

作为“俱乐部”最年轻的仔,谷歌能否再度归来

2020年2月4日,在大盘下跌的常规交易中,亚马逊以2.27%的涨幅,股价上涨至45.47美元,报收达2049.67美元,最终市值为1.021万亿美元。意味着亚马逊重回1万亿美元以上,并达到自2018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2020年2月4日,苹果股价收涨3.30%,报318.85美元,总市值达1.40万亿美元,牢牢坐稳了万亿市值俱乐部的宝座。

2020年2月1日,微软股价再次创出历史新高至174美元,以172.78美元收盘,市值1.3亿美元。

而谷歌在2020年2月4日发布Q4财报后,股价下跌4.39%,报1417.5美元,总市值跌破万亿美元至9776亿美元。作为“万亿俱乐部”中最年轻的公司,谷歌影响力并不弱于其他三巨头,然而相比于“树大根深”的苹果和微软,作为“小字辈”的亚马逊和谷歌仍只是在万亿这条红线上下徘徊。

虽然谷歌Q4财报并不算特别惊艳,可营收的疲态已经显现,重回万亿市值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如何坐稳这个宝座。从目前情况来看,谷歌三驾马车中Youtube和云业务表现不算亮眼,能否坐稳万亿市值俱乐部宝座,要看这两架马车在2020年的表现。

 三驾马车“搜索”仍然一家独大

一直以来,广告业务是Alphabet重要收入来源,谷歌的搜索和Youtube承担了整体营收的重任。

从Q1财报来看,Alphabet营收 363.3 亿,同比增长 16.7%,低于预期 373.3 亿,扣非后净利润 83.9 亿美金(欧盟罚款17亿),同比增长 20%(不算股权投资收益及欧盟罚款)。

谷歌的核心业务是广告,占比约 85%。

从Q2季度财报看,Alphabet总营收为215亿美元,年增长率达21%。其中191亿美元来自谷歌的广告业务,约占总营收的89%。

2019年10月28日,Alphabet公布了2019财年三季度业务报告,公司三季度营收404.99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337.40亿美元增长了20%;净利润70.68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91.92亿美元。在众多业务收入中广告营收仍然占据大头,达到339.2亿美元,占比83.7%。

去年Q4来看,广告仍旧是谷歌的收入支柱,收入379.34亿美元,依然占据了82.3%的收入来源。但较上年同期的325.18亿美元增长17%,增速低于上年同期的20%。也就是说谷歌广告业务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增速已有微弱的放缓趋势。

近年来,以Facebook、亚马逊为代表的科技巨头对数字广告份额的争夺异常激烈。亚马逊正在逐步增加其在数字广告业务上的收入,据亚马逊去年Q2财报显示,该公司“其他”产品类别的营收为30亿美元,这些收入主要与广告服务销售有关。

其实,早在2019年Q1季度发布当日,因为广告销售数据疲软,导致其股价创出自2010年4月以来的单日最大跌幅。在当日的交易中,Alphabet 股价下跌了 7.5%,市值蒸发超过670亿美元。Q3季度财报发布后,该公司股价也在第二个交易日下跌了4%。

在Alphabet最新公布的财报中,已经将Youtube的收入单独列示出来,2019年第四季度收入为47.17亿美元,较2018年同比增长30.8%。从全年的收入来看,2019年全年Youtube收入达151.49亿美元,同比2018年增长35.8%。目前只占到总体营收十分之一,增长率一直徘徊在30%上下,意味着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Youtube这架马车对于Alphabet整体市值的影响都不会太高。

Q4财报,除了将Youtube收入单独列示出以外,谷歌还单独披露了旗下云业务的收入情况,该季度谷歌云业务收入为26亿美元,同比增长52.9%,2019年全年,谷歌云业务总收入达到89.18亿美元,年收入百亿美元的业务已经近在咫尺。

虽然,谷歌云美国市场排名已达到第三,可论起来市场份额和增长率均低于AWS和Azure。

有分析认为,谷歌之所以选择在这份财报中开始单独公布Youtube和云业务的收入,是为了转移外界对其广告收入增长不及预期的注意力,Q4谷歌广告业务收入比预期低了8亿美元,谷歌方面想通过单独列出Youtube和云业务收入来提醒外界,自身旗下除了广告以外,仍然有其他快速增长的新兴业务。

从股价的反应来看,市场并没有接受。

 内忧外患谷歌“万亿”之路不好走

近几年来,Youtube已经成为Alphabet最为重要的业务之一,其平台搜索次数甚至超过谷歌主页,月访问量超过20亿次。Youtube 2019年的总营收达到151.49亿美元,较2018年的111.55亿美元增长36%;Youtube第四季度营收达到47.2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的36.1亿美元增长31%。

Youtube的营收成绩并没有用户数据表现的同等“亮眼”,Youtube 2019年的营收规模只是达到了市场预期的下限。虽然Youtube用户规模达到了20亿,可每年它从每位用户身上获得的收入只有不到8美元。

皇冠足球开户分析师表示,Youtube的广告营收也令人失望。“Youtube(营收)比一般所想的要少,但另一方面来说,搜索似乎已在加速而且成长得益发快速。”

尽管如此,皮查伊和波拉特对未来持乐观态度。并电话会议上称,他相信从Youtube用户身上创收的空间“还很大”。

不过,熟悉Youtub的用户都知道,这种“乐观”想象并不是从今天才开始。

Youtube于2005年创立,2006年谷歌以16.5亿美元的价格将其收购,之后的十余年Youtube的营收能力低的问题,一直在被外界拷问。

2014年Youtube营收约为40亿美元,2013年是30亿美元,但与营收伴随着的是居高不下的支出。Youtube需要向数量庞大的内容创作者支付费用,而且还需要采购网络设备,扣除这些费用,Youtube只是勉力维持收支平衡。

2010年Youtube引入可跳过式视频插播广告,Youtube营收增长迎来加速。这种新式广告既不影响观众,也迎合了广告商。观众可以自主决定是否观看广告,而广告商可根据视频广告浏览量付费。

为了吸引用户,Youtube也展开了大幅投资。2012年,Youtube向内容创作者支付了数亿美元费用,旨在打造类似电视节目的内容频道。Youtube还重新设计了主页界面,调整搜索算法,试图用优质视频吸引观众。

虽然Youtube做了种种努力,和在全球流媒体巨头争霸中,前有奈飞,后有“Disney+”的追赶,Youtube要在支出和用户活跃之间做“艰难的选择”,就像国内短视频平台大战一样,多个巨头缠斗的情况下,Youtube首要任务仍然是规模,而不是盈利。

在云计算方面,谷歌云远远落后于亚马逊、微软

2019年12月3日,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发表联合声明,正式将谷歌母公司Alphabeth和谷歌的管理权交给公司现任CEO桑达尔·皮查伊。

之后,两人将以大股东的身份留在董事会,不过不会参与经营Alphabet,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关于两人为什么会辞职?外界并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作为皮查伊升职后发布的首份财报,谷歌云业务2019财年收入为89.2亿美元,其中第四季度为26.1亿美元。相比之下,2018年云计算业务收入为58.4亿美元,当年第四季度为17.1亿美元。

数据来源:Gartner

根据调研机构Gartner发布的全球云计算市场数据显示,2018年亚马逊AWS领跑,阿里云份额增长近一倍。据Gartner统计,2018年全球云计算市场向头部进一步集中,3A(亚马逊AWS、微软Azure、阿里云)占据七成市场份额。

谷歌近年也在云计算业务上大力投入,包括工程师和销售团队的投资。然而谷歌云高管变动却十分频繁,应该和该业务迟迟未能实现公司的预期有关。自2015年始,谷歌云高管任期长的3年,短的任期不到一年。如最新的一届CEO是前甲骨文的产品开发总裁Thomas Kurian,他于2018年11月16日宣布接任在位三年的Diane Greene的职位。

除谷歌云总裁外,副总裁、首席科学家、数据中心集团负责人等也都出现出走的趋向,Diane Greene在三年任期内把销售、市场营销、谷歌云平台和谷歌 Apps/G Suite等业务整合了起来,创建了谷歌云,但整体上谷歌在云计算市场还是没有追上亚马逊和微软。

据国外媒体报道,谷歌将要以2500亿美元收购Salesforce、并进一步并转旗下谷歌云业务的消息,相关人士分析称,它将用“云+AI”的思路,重新获得微软Azure和AWS挤压下的竞争优势。

收购Salesforce或许是谷歌在云计算大战中出的一记重拳。

此前,在亿欧智库发布的《2019年中国云计算发展研究报告》显示,云计算市场渗透率将加速提升,市场集中度持续提高。因此谷歌需要通过收购Salesforce及其他云业务不断补充生态,抢占滩涂,所以不管是云安全、数据分析、还是低代码,谷歌云的收购计划都在朝着市场集中的目的而去。

值得注意的是,与收购Salesforce消息同时RBC发布报告分析,谷歌可能剥离其云业务,将其作为独立的公司运营,市值最高可达2260亿美元。

该报告指出,由于Salesforce的云平台的用户不断在增长,并且还构建了出色的业务应用程序。收购这样的社区及其相关的基础设施,会让谷歌云立即超越微软Azure。

然而,这一切仅仅是推论。云计算市场竞争的剧烈程度远超过外界的想象,通过收购是否能够为谷歌云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是未知数。要知道,相比于谷歌云,几大竞争对手的增速并不慢,就算是谷歌云通过合并来做大规模,想要“逆袭”仍然充满困难。

欧洲罚款、美国调查,也是新问题

在2019年1月,法国国家数据保护委员会(CNIL)以在告知安卓用户其处理个人数据的方式上缺乏透明度和清晰度,而且未能恰当地获得用户对个性化广告的同意为由,向谷歌开出了5000万欧元的罚单。这是目前为止法国在数据保护方面开出的最大罚单。

2019年3月,谷歌因互联网广告涉嫌垄断被欧盟罚款14.9亿欧元。此前,欧盟就曾两次因不公平引导客户购物、利用安卓手机垄断市场为由分别罚款24.2亿欧元和43.4亿欧元。

美国境内也在对Facebook、谷歌等巨头进行调查。调查范围包括谷歌的网页搜索和安卓操作系统。

2019年9月,因为涉及税收欺诈,谷歌被罚向法国当局支付5亿欧元罚款,并补缴4.65亿欧元的税款。

相比起18年和17年,谷歌在19年收到的罚款不算多。在18年7月份,谷歌因为捆绑销售“Chrome”浏览器的行为,被欧盟开下了43.4亿欧元的罚单,创下欧盟历史对高科技公司开出的最高罚款纪录。

17年的时候,欧盟反垄断机构也曾对谷歌开出24亿欧元罚单,理由是该公司歪曲搜索结果,阻扰小型购物网站为用户提供服务。粗略一算,谷歌在三年里给欧洲缴纳的罚款已超过94亿欧元。

2020年来自于欧美市场的调查和惩罚,同样是谷歌要去应对的一个难题。

华为将不再使用GMS,谷歌发展又蒙上一层不确定性

受美国禁令影响,2019年谷歌宣布停止授权GMS服务给华为手机,这一年来,华为手机在国外的销量确实出现了下滑的迹象。

不过,华为并未坐以待毙,2020年1月16日晚,华为面向全球正式发布了HMS Core 4.0。在全新版本中,华为提出了三个目标,即进一步助力全球开发者高效开发、快速增长、商业成功。

据悉,目前华为移动服务已经覆盖全球6亿用户,另外应用市场月活跃突破4亿用户,已有5.5万个App正在使用HMS Core服务。为了应对谷歌的政策,HMS第一期投入达到10亿美元,4.0版本发布时,华为还宣布在英国和爱尔兰投入2000万英镑,以激励当地开发者推动HMS生态建立。

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华为必须要“孤注一掷”发展HMS。如果成功,意味着全球大量的用户将会告别谷歌的GMS,这对于谷歌而言并不是好消息。况且,传闻今年安卓11.0将不会授权华为,鸿蒙也可能随时取代安卓系统。

要知道,谷歌为了成为iPhone和Mac电脑上Safari浏览器中的默认搜索引擎,每年向苹果公司支付不菲的费用。据投资提行高盛估计,为了促使谷歌搜索成为iOS系统默认搜索引擎,谷歌于2014年向苹果支付了10亿美元,2018年这一数字则是95亿美元。如果HMS和鸿蒙真的冲击谷歌移动生态,意味着后者也要向华为支付费用,又要多了一笔开支。

华为今年确定了要重返欧洲等国外市场,推出的新机将直接采用HMS服务,和谷歌GMS进行直接竞争。不可否认谷歌GMS地位基本不可被撼动,但“背水一战”的HMS并不能够小觑。

谷歌的营收仍然以来于广告,三驾马车的另两架马车还不成熟,要想重回这一“万亿市值”俱乐部,Youtube和云业务的表现异常重要。

相比于苹果、微软、亚马逊营收结构的多元化,谷歌仍然过于依赖“搜索”,能否真正的让三驾马车发动起来很重要,投资者正在等待谷歌给出一个更加强劲的营收增长前景。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连线家用户群成立啦!


同城聚会、行业交流、业内爆料、市场分析 统统在这里
连线家用户2群:496362454

连线家用户2群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