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华为HMS开启了新“世界大战”

Wintel联盟确立了微软至今PC霸主地位,世界上有很多电脑操作系统,即使是苹果的Mac OS,也无法撼动Windows现如今的地位。

因为运行这款操作系统的硬件遍布全球大大小小的角落,2018年时微软的Windows用户数量已经达到15亿,以Windows 10为例,当时就拥有超过3500万应用程序(iOS 210万、安卓Play Store是260万)。无数和生活、工作、娱乐相关的软件依附在这个生态,即使Windows的新版本屡被用户“吐槽”,其与现实社会千丝万缕的联系,决定了任何“对手”在短时间内对其都难以替代。

移动操作系统中微软败下阵来,一个关键的核心,就在于没能够扶持出一个完整的软件生态,暂不论WP手机和WP系统好不好用,2015年WP手机曾出现支付宝钱包不能登陆的情况,糟糕的体验决定了其最终的命运。

移动互联网世界经历十数年的战斗,iOS和安卓两大生态鼎足而立,目前两者占到手机操作系统市场的99.9%,2012年这一数字是91.1%,十余年的战斗中,iOS和安卓打败了全球无数的对手。不过,就在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华为HMS登场,又将开启一次新的“世界大战”。

上个月,华为在西班牙发布了新品——折叠屏手机Mate Xs。同时更新的华为移动服务HMS Core(华为移动核心服务)4.0,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则显得比较陌生。但事实上,对于华为来说,HMS的重要性和价值都要远大于Mate Xs。

去年8月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华为宣布HMS“耀星计划”升级,将面向全球开发者提供10亿美元激励。

这次HMS Core 4.0 更新,余承东更是喊出了建立世界上第三个移动生态的口号。余承东说过很多“大话”,可许多口号后来都变成了现实,那么这一次他又有多大的把握呢?HMS又和新世界大战有什么关系呢?我们细细谈。

推出HMS背后:水到渠成的阳谋?

在讨论之前,有必要简单解释下HMS。

HMS全称为Huawei Mobile Services,是华为云服务的合集,包含华为账号、应用内支付、华为推送服务、华为云盘服务、华为广告服务、消息服务、付费下载服务、快应用等服务。国内用户肯定一脸懵X,这些华为手机上不是都有吗?

这要提一提国内和国外安卓手机的不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谷歌许多业务并未开展到中国大陆市场,因此国内手机厂商推出了系列的“补丁包”。

例如,国外安卓手机有谷歌账号,而国内安卓手机围绕阵营分立为华为账号、小米账号、OPPO账号等。

由于iOS并不是开源系统,也不对外付费授权,全球手机市场中除了iPhone外,大多数手机厂商的智能手机,皆搭载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统。

安卓系统有AOSP开源部分和“谷歌的安卓”(简称GMS)两部分,外界提到的“安卓系统”往往指前者。

GMS又分两块:一块是面向用户的自有应用,如搜索、应用商店、地图、邮箱、视频等,另一块是面向开发者和企业的后台服务APK,包括GMS Core在内通常称为Google Play服务。

华为的HMS体系,从布局到名称都和谷歌的GMS高度一致,同样分为面向用户的应用部分、面向开发者和企业的Play服务部分。

比如说:谷歌有应用商店,华为也有;谷歌有搜索和地图,华为也会提供(自建或第三方);谷歌有GMS Core,华为这次发布的HMS Core 也更新到了4.0版本。不难看出,华为HMS确有和谷歌GMS针锋相对的意味。

对于华为此举,有不少人持高度赞扬的态度,认为华为不甘现状,敢于向从手机硬件厂商向智能手机系统厂商发起挑战,勇气可嘉。支持自主品牌的热心可以理解,但华为推出HMS的本意或许并非如此。

熟悉国产手机发展历史的人都知道,国产手机崛起的前提,就是建立在安卓系统免费的基础上。通过谷歌的安卓开源系统,国产手机厂商节约了大量的研发成本,规避风险的同时还共享了生态繁荣的优势,与国外手机厂商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国内劳动力、产业链和本土市场广阔等相对优势,被国产手机厂商充分发挥,从制造走向自主品牌,整体实现了反超,除了三星、苹果等少数厂商外难有国外厂商的生存空间。

 2019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报告

根据,知名权威机构Counterpoint发布的2019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报告显示,2019全球手机总出货量高达14亿8610万台。其中,三星在2019年当中出货量为2亿9650万台,排名第一;华为出货量为2亿3850万台,排名第二。排在第三到第十名的手机厂商分别为苹果、小米、OPPO、vivo、联想、LG、realme、传音。

不难看出,国产手机厂商和安卓系统商谷歌属于互惠互利的共生关系,谷歌开放系统提高国产手机厂商的竞争力,国产手机厂商的成长又巩固了谷歌的市场地位,双方都从安卓生态中获得了相应的利益。

华为贵为全球第二大手机巨头,近年来在国内市场表现出色,它和谷歌的关系更应该是利益大于分歧,甚至说是荣辱与共。

根据Canalys发布的全球2019年第四季度的手机市场报告显示,华为手机在国外市场表现不佳,大跌26%,拖累整体销量下滑了7%。去年,华为被美国政府列入了黑名单,谷歌公司遵从相关禁令,导致华为产品用户无法使用到Gmail、YouTube、Chrome 浏览器等谷歌专属软件及服务,也无法通过谷歌应用商店下载软件程序或安全更新,也就是GMS对华为手机进行了“封杀”。

相比于国内手机市场,海外手机季度依赖GMS生态,没有GMS,是华为销量下跌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GMS服务包含着谷歌的全家桶App,比如谷歌商店(Google Play)、谷歌搜索(Google Search)、谷歌地图(Google Map)、谷歌云盘(Google Drive)、谷歌邮件(Gmail)、谷歌视频(Youtube)等。这些App不仅在全球拥有数十亿的用户,同时很多海外用户常用的应用,比如Facebook、Twitter都需要通过Google Play进行下载,并依赖GMS服务框架运行。

对于华为而言只有两个对策,一是自己想办法,一是解决掉美国的态度。显然,在“特朗普主义”下,第二种办法的可能性很低,这才有了HMS的诞生。

目前,华为在海外发布的Mate Xs和荣耀V30 、X9上都预装了华为AppGallery(应用市场)和HMS服务(华为移动服务),客观上缓解了谷歌“封杀”带来的压力。

华为上线了HMS Core 4.0,该版本除了此前的华为帐号、支付、分析、云空间、游戏、广告、定位服务外,还新增了不少新能力,包括机器学习服务、情景感知服务、统一扫码服务、近距离通信服务、安全检测服务、位置服务、快应用服务、数字版权服务、运动健康服务、用户身份服务。

而且,华为也开放了14个HMS Core能力、51项服务、885个API基本情况。而且全球注册开发者增长至91万,全球接入HMS Core的应用数超4.3万。

一系列的措施,可以很好的弥补GMS缺失所带来的的短板。

华为作为全球第二大手机厂商,HMS的出现,也给谷歌提出一个难题。综合多家外媒的报道发现,谷歌已向美国提出申请,请求取消对华为的禁令,允许谷歌继续跟华为合作,为华为智能手机提供GMS移动服务。

如果说,谷歌操作系统是第一级火箭,助推安卓手机和iPhone形成手机双雄格局,GMS就是第二级火箭,谷歌账号、谷歌邮箱、谷歌地图、谷歌商店即是主流应用,也为其他科技公司在安卓生态上“落脚”,提供了一个便利,进而促成安卓应用生态这个第三级火箭的茁壮成长。

如果被HMS“釜底抽薪”,直观的影响是这块收入会丧失,仅谷歌应用商店Google Play这一项应用,就在2018年创造了248亿美元的收入。间接的影响是,国内手机厂商在国内的的做法将会“移植”到海外,将会给谷歌带来更大的潜在损失。

如果说,HMS诞生最初是因“生活所迫”,如今却顺势而上。

华为奥地利负责人王飞对媒体表示,即使禁令解除,该公司也没有使用GMS的计划。

谷歌“封杀”在先,从道义上HMS占了先机。当然,因为特殊的环境,HMS在海外市场替代GMS也有着很高的风险,能否提供等同GMS的服务体验?用户的态度如何?市场会不会给HMS成长的时间?不管结果如何,这一切已经开始了。

从HMS生态到操作系统,这个想法很大胆

余承东曾表示要通过HMS打造世界第三移动生态,联想之前华为透露的鸿蒙OS。HMS +鸿蒙OS的组合,有操作系统、有生态体系,将是继iOS、安卓之后的第三个生态。

华为近年来的进步有目共睹,2019年华为全年出货2.4亿台,全球存量用户超过了5亿(2019年6月数据)。坐拥庞大的用户优势,加上强大的整体实力,这应该也是余承东敢于喊出建设全球第三个移动生态的底气所在。

不过,这个想法很大胆,在市场非常成熟的情况下,竞争不光看自己的实力,还要取决于市场态势。

后来者的系统体验和APP生态是难以规避的硬伤,无法一蹴而就,需要时间发展。市场上同类优秀产品的存在,意味着不可能给后来者从容追赶的时间。同样,要改变用户固有的使用习惯,也是难上加难。历史告诉我们,在苹果、安卓占据强势地位的情况下,硬件厂商推出自有操作系统的难度极大,在商言商,只要用户不接纳,打造第三极的想法就很难实现。

昔日智能手机巨头黑莓,由于晚了两年时间发力,虽然拥有上亿老用户的基础和初步的生态体系,投入的重金仍然打了水漂,最终被迫艰难转型。

类似的还是微软,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后一度雄心勃勃,结果不过是比黑莓的BB10系统稍晚退市而已。同为安卓阵营的三星,也曾经尝试过开发自有操作系统。即便以当年的实力和地位,也不亚于如今的华为,同样无疾而终。

国内互联网巨头像阿里腾讯都曾经有所行动,其中阿里的云OS一度达到千万台级别,最终它非但没有成全自己,甚至还拖累魅族走向了边缘化。

其实,即便不做操作系统,HMS的推出对华为而言也有众多利好。据“Huawei Central”3月2日报道,华为搜索已在海外测试上线,将提供网页、图片、视频、新闻和本地内容搜索功能,以及为用户提供“反馈”功能。预计该应用很快将登陆华为应用商店App Gallery。华为可能用此应用代替谷歌搜索。

所有的科技巨头,都有一个搜索梦,微软的Bing、雅虎的Yahoo!、Facebook旗下的AI搜索引擎Faiss等等,谷歌也是主要凭借搜索引擎的营收,市值接近万亿美元。可以肯定的是,在安卓的地盘做替代“GMS”的事会很难,可一旦成功,所能收获的利益,足够说服华为去大力发展HMS。

某位国外网友曾说出过这样一句话:即便一部新手机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硬件、流畅度,但是没有谷歌play,我依旧没有任何兴趣购买。

在国内,因为某个手机厂商打造的系统生态体验好,而购买手机的人不在少数。

海外市场,谷歌的统治力显然是华为难以直接短兵相接的,HMS的前路会很难,不过,无论是被迫还是寻求新的业务突破,都应该对HMS给予精神上的支持。

打造HMS全球生态,华为真的准备好了吗?

HMS能不能成功,除了取决于华为的支持力度和决心。而我们都不应该忽视一个重要的角色,那就是谷歌。

现在谷歌和华为保持着友好合作的关系,但不意味着它会“无视”华为未来的挑战。一旦华为强推HMS,意味谷歌的利益会受损。虽然,安卓是开源系统,华为手机仍然能够长期在安卓阵营,可作为安卓系统的所有者,谷歌仍然有很多“限制”性手段进行反制。

2011年谷歌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公司之后,三星担心谷歌成为自己的对手。随后,开始大力度和英特尔合作,研发Tizen移动操作系统,另外三星还发布了和谷歌安卓完全不一致的平板电脑用户界面(谷歌高层看到后“暴怒”)。后来,谷歌CEO佩奇作出决定,将摩托罗拉移动公司,转让给中国的联想集团。再之后,三星电子和谷歌签署了相关的协议,三星退出和谷歌正面竞争的多个领域。

2014年7月,三星不但改回安卓界面与谷歌官方一致,还将应用商店“三星Apps”改名为“Galaxy-Apps”以示好。直到如今,三星仍踏踏实实地做着安卓系中一员,保持着全球手机市场第一的位置。

同理,一旦与谷歌“决裂”,谷歌会用“自己的方式”来达成与华为的“和解”,重要的是,目前鸿蒙OS的研发远未成熟,虽然华为信心满满,可市场的不确定性,让这一想法的危险系数大大提高。

没有安卓操作系统,没有谷歌的生态环境,最优秀的工业设计和强悍的硬件配置都很难有用武的空间。这一点,当年黑莓BB10用户和诺基亚WP用户体会得比谁都深刻,虽然“百般疼爱”,可因为生态过于脆弱,不得不果断用脚投票抛弃了黑莓和诺基亚,安卓的大生态不是短时间内建立的,想要“另起炉灶”的难度会很高。

况且,华为发力HMS或HMS+鸿蒙OS会面临两线作战,一方面要应对谷歌,一方面还要和一众手机厂商交战。三星、OV兄弟、小米和其他安卓手机厂商,很难说不会“趁火打劫”,想办法去蚕食华为的市场份额。有黑莓、诺基亚和三星的前车之鉴,想必华为也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

是达到了“目的”继续苟着,还是趁势追击赌一个明天?

放在华为面前的是一个单选题,无论结果怎么样,我们都能深刻认识到,科技自强这句话。苟着也好,赌一把也好,居安思危,中国科技企业想要在全球市场崭露头角,硬实力才是最好的通行证。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连线家用户群成立啦!


同城聚会、行业交流、业内爆料、市场分析 统统在这里
连线家用户2群:496362454

连线家用户2群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