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急刹车”,牌照价格飙涨至过亿

本文来自连线家, 一纸“暂停通知”背后网贷公司市值集体下挫,市场弥漫观望情绪。

赵阳是广州一家提供金融产品全产业链服务公司的业务经理,他每天的工作是为客户办理各种咨询业务,包括网络小贷牌照咨询、网络小贷系统搭建、产业IT解决方案以及供应链对接,除此之外,还有传统的小贷金融、按揭系统和私募系统都是他日常的业务范畴。但11月21日以来,有关网络小贷的业务急剧骤减,“基本上没有人再来做任何咨询,”赵阳告诉《IT时报》记者:“这与监管息息相关,政策不允许自然也就停了。”

赵阳所说的政策是指11月21日由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的《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下称“暂停通知”),其中明确“要求各级小贷公司监管部门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禁止新增小额贷款公司跨省(区、市)开展小额贷款业务。”

在赵阳看来,金融行业就看政策,这份“暂停通知”一经下发,网络小贷的行业局面也随即微澜乍起,等待来临的或许将会是一场风暴,然而局中人已经对此做出改变,或者干脆选择作壁上观。

网络小贷公司批设被叫停

从业已有七八年的赵阳对这次的监管有着深切感受,

“在政策出台之前,业内便有了很多有关网络小贷的传言,那时候我受理的业务量已经有所减少。政策出台之后,基本上再也没有人来过问网络小贷的事。”至于背后的原因,他说“大家都懂”。

此次“暂停通知”刚一发布,资本市场便迅速给出了回应。当天,步森股份即发布公告称,终止参与设立网络小贷公司,新国都同样发布类似公告。而此前不久,步森股份刚刚决定设立西安星河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新国都拟设立全资子公司海南新国都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二者均开展网络小贷业务,并且注册资本均为人民币5000万元。

除了这两家公司,今年10月以来,仁和药业、祥源文化、星期六、盛讯达、宝鹰股份、康旗股份、恒顺众昇、民盛金科等多家上市公司也纷纷发布公告表示拟设立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这些公司背后的主业包罗万象,涉及制药、服装服饰、动漫文化、仪器仪表等多个领域。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普惠金融中心联席主任白澄宇对《IT时报》记者表示,这些公司看中网络小贷业务,实际上是想把传统的实体经济拓展到金融领域,而做金融业务需要金融牌照,互联网小贷则是可以谋求的路径之一,另一方面开展金融业务也是为了市值管理,对上市公司来说,金融业务的开展有助于公司市值的拉升,同时也能满足上下游企业客户的融资需求。

但始料不及的是,监管政策迅速到来,对于“暂停通知”,祥源文化11月28日晚间发布最新公告表示,截至目前,公司拟设立的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相关申报材料已报送至宁夏回族自治区金融工作局,等待审批,暂未完成报批程序。根据文件要求,上述投资尚需获得相关政府主管部门的批准,最终该项投资是否能够完成存在不确定性。

记者致电仁和药业、宝鹰股份、康旗股份、恒顺众昇等多家上市企业,但截至记者发稿,没有收到回复。白澄宇认为,如果这些申请还未能办好,那么后面也基本不可能了,“因为这是这次‘通知’的硬性要求。”

牌照价格从千万涨至过亿

此次“暂停通知”寥寥数语,但对业内人士来说却是“文章越短、事情越大”,禁止新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意味着新的牌照已经没有了发放的可能,存量牌照的价格也相应水涨船高。据了解,此前一个网络小贷牌照转让价格为3000~4000万元,文件一发立马上涨20%~30%,达到5000~6000万元。

安徽合肥一家网贷公司的负责人李昆告诉《IT时报》记者,牌照的申请与转让在业内屡见不鲜,并且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因为牌照是一个完全的卖方市场。”

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11月22日,全国共批准了213家网络小贷牌照(含已获地方金融办批复未开业的公司),其中有189家完成工商登记。

此外,从网络小贷公司成立时间来看,2016年开始网络小贷牌照数急速增加,2017年呈爆发性增长,2017年年初至今新设网络小贷数已达到98家,是2016年全年的1.66倍。

另据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有2000家互联网小贷公司,这意味着绝大多数网络小贷公司都处于“无照经营”的状态。

李昆表示,在监管政策没有明朗之前,牌照的显性价值还不太明确,但现在已经公开透明,牌照自然成为人们追逐的香饽饽。他向记者透露,有的地方一个网络小贷牌照的价格已经上涨到了1个亿,“不过上述情况基本上还是有价无市,因为通知同时规定了禁止新增小额贷款公司跨省开展业务,许多人仍处于观望状态。”

财经学者、原第一财经评论员张晓峰认为,网络小贷的监管思路基本上是打压,牌照将是其中最主要的一个手段,未来没有牌照的公司将不被允许开展任何网贷业务,另一方面也将提升公司的注册资本以及对背后的股东进行刚性要求。

白澄宇强调,目前各地区的这种牌照还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金融牌照,只是一个试点性的制度安排,“未来有可能会由中央监管部门直接发放一种特殊的金融牌照或者由中央和地方实行双重监管,但目前来看还不能确定到底是哪种方式,短期内也难以出台。”

相关链接:上市公司股价遭遇滑铁卢

随着“暂停通知”的下发,此前已赴美上市的互联网金融企业纷纷股价大跌。

其中,宜人贷上市时,发行价为10美元/股,2017年10月底股价一度达到53.50元/股,随着监管措施的不断出台,宜人贷股价接连下滑,11月22日股价为43.81元/股,截至记者发稿的29日,宜人贷报39.21美元,一周累计下跌11.7%。

趣店于10月18日上市,发行价24美元/股,但自从11月13日至今,趣店已连续9个交易日下跌,截至发稿,趣店报12.22美元/股,破发同时股价已经腰斩。

拍拍贷11月10日上市,发行价13美元/股,开盘后股价持续上涨,受近日现金贷监管消息影响,截至29日,拍拍贷最高报收9.83美元/股,低于发行价。

融360旗下简普科技11月16日登陆纽交所,发行价8美元/股,自11月21日连续三个交易日下跌幅度突破10%,截至29日,简普科技最终报价报4.99美元/股,同样已跌破发行价。

记者观察:给金钱故事一个章法

11月26日,记者前往上海市南苏州路附近的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办理一项金融业务,甫一抵达,便被来自各大银行、放贷公司等金融机构的中介、黄牛所包围,他们纷纷递送名片,热络攀谈并推荐各种借款业务,不到两分钟,记者手中就接到(包含被强塞)大约五六十张印有各类借款的名片。

而在另一头,排队等候借款和在门店前徘徊的人群也形成了一支长长的队伍,他们在等待办理各种借款、抵押贷款或者小额借贷,不管如何,时间是要花费的——有的人已经等了一个上午,甚至连午饭都来不及吃。

一边是热切地“放贷”,一边是焦灼地“借款”,关于钱的故事在南苏州路的那个角落时时刻刻都在上演,资本的进出与穿梭永远纵横驰骋在人世间。

回到野蛮生长的网络小贷和毁誉参半的现金贷,它们都不过是资本和金钱故事的另一个变体,强需求永远都在,只是释放需求理应规范而有章法。

以我所见,“监管”便是铺路搭桥,锁定一个轨道,而“暂停通知”就是驾行的具体章法,以此为喻,在金钱借贷领域,最好的状态应该是,“道路铺平,规范驾驶”——既不将道路封堵,更不在路面横冲直撞,回归理性、复归平和,我们期待一个更加合理的轨道,期待一个更加规范而有序的驰骋状态。(应采访对象要求,赵阳、李昆均为化名;本文作者为IT时报记者汪建君)

原文来自钛媒体,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连线家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