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42亿押金去哪儿了?酷骑单车如今连工资也拖欠

本文来自连线家,10月20日,酷骑单车员工爆料公司已经没有钱发工资、退还押金部门已被解散。10月23日,知情人士向无冕财经透露,位于北京通州万达广场30层的酷骑单车总部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

近42亿押金去哪儿了?酷骑单车如今连工资也拖欠

10月20日,酷骑单车员工爆料公司已经没有钱发工资、退还押金部门已被解散。10月23日,知情人士向无冕财经透露,位于北京通州万达广场30层的酷骑单车总部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

事实上,酷骑单车的颓势早在3个多月前已经显现,从8月开始发酵的的退还押金风波,让酷骑单车的危机全面暴露。而从9月中旬开始,酷骑单车相继爆出沈阳、合肥、郑州、西安等多地分公司“人去楼空”,甚至连客服电话都无法接通。

从2016年11月至今,短短11个月时间,酷骑单车几乎走完了从初创到终结的全部历程。追着风口进入共享单车这个领域,曾经踌躇满志、欲怒砸10亿出海10国的酷骑单车,经历了什么?酷骑单车前任CEO高唯伟为何深陷“卷款跑路”传闻?又留下了怎样一个烂摊子?

近42亿押金去哪儿了?酷骑单车如今连工资也拖欠

留下数亿欠款

“酷骑现在的情况已经超出我的掌控能力了,我就是想负责也负责不起了,我也很无奈。”据网易科技此前报道,高唯伟与一位酷骑员工在微信对话时表示,“我已经不是CEO了,不方便发表意见,让他们找新接收方吧。”

这段对话,缘起于被拖欠工资的酷骑单车员工向高唯伟讨要说法。

“公司是说(9月)30号之前划,但是30号之前没有划,今天都1号了,他是故意在拖嘛。”10月1日,酷骑单车浙江分公司一位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据酷骑单车员工爆料,9月22日,酷骑单车总部下发文件要求全国各分公司当场解散,并签署离职协议书,员工只有在签署该协议后才能拿到当月工资(注:此处指基本工资,不包括绩效和补贴)。从酷骑员工提供的离职协议书可以获知,酷骑原定于9月3日向所有员工发放工资。然而,9月30日当天,高唯伟再次食言,强制将工资发放时间推迟至10月15日,但两天后高唯伟再次在酷骑的员工微信群发消息称公司账上已无现金。

“现在公司账户上面没有资金,我今天下午通过向朋友借款首先保证大家的社保不能断,保留下来的处理善后事宜的工资先保证,其他人员的工资先以大家拿回去的电脑做顶替吧。”高唯伟在酷骑单车员工微信群表示。

迄今,全国仍有400多名酷骑单车员工未能拿到自己的工资。

据无冕财经了解,酷骑单车员工们组建了微信维权群,全国有300多名酷骑单车员工决定集体维权。“愧对所有真心付出过的员工,酷骑,这是你的不义!”愤怒的酷骑单车员工控诉,“我们是酷骑员工,凭什么拿不回我们的工资!”

除了员工工资,还有众多酷骑单车用户的押金没有退还。“这明目张胆的欺骗行为政府不管吗?辞去职位就把自己撇干净了?确实一分钱拿不出来了?”尽管一部分用户通过工商投诉、去酷骑总部现场讨债等方式拿回了自己的押金,但仍有众多用户向无冕财经抱怨,自己的298元押金没能按期退回。

10月初,高唯伟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透露了酷骑单车的资金缺口, “酷骑欠款包括两个方面,一是3亿多元的用户押金退款,二是2亿多元的供应商欠款,一共 5、6 个亿。”

而今,早已在死亡边缘徘徊的酷骑单车已难以找到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只留下一堆债务。知情人士透露,酷骑单车总部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公司的员工考勤系统没有任何人出勤。

近42亿押金去哪儿了?酷骑单车如今连工资也拖欠

注定的败局

投资人朱啸虎等人力挺的风口——共享单车领域,出现一条分外明显的分界线,一边热火朝天,一边酷寒无比。

6月16日,摩拜单车完成6亿美元的E轮融资;7月6日,ofo也宣布完成E轮融资,融资金额达7亿美元。与被资本热捧的摩拜和ofo相比,小蓝、小鸣以及酷骑等共享单车行业玩家则早早地迎来了自己的冬天。而酷骑单车的行进方向,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今日的结局。

公开资料显示,酷骑单车由张夫芝和毕言共同出资、成立于2016年11月18日,彼时共享单车领域的资本狂风已经刮了许久,近乎形成摩拜和ofo两强争霸的格局,其他同行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当年9月30日,摩拜已经完成1亿美元的C轮融资,ofo也于同年10月10日完成1.3亿美元的C轮融资。

迟到的酷骑单车未能一炮而红。直到今年6月8日,酷骑单车推出金光闪闪的第三代单车,才让公众记住它的名字。

其实,酷骑单车从一开始就没有走在正道上。

被资本捧红的共享单车行业,一直没有找到可靠的盈利模式,要生存仍需大量资金输血。“虽然ofo与摩拜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95%),但每个月仍然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运营。唯有两家合并才有可能盈利。”ofo的投资人朱啸虎说。

迄今为止,酷骑单车没有进行过任何融资,靠张夫芝和毕言投入的自己以及挪用用户缴纳的押金支撑。“我们自有资金投入了3个多亿,还有2个亿左右的账。”在9月底退押金风波发酵时,高唯伟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融资方面一直是我在负责,我们从今年7月份才开始找融资,之前的资金来源就是我们的自有资金和押金。”

直到今年六、七月间酷骑单车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时,高唯伟等人才开始向外部寻求投资或收购,然而为时已晚。资本疯狂地涌向两大行业巨头,对第三名及以后的公司不屑一顾。

关于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行业设想了很多种,如APP广告、车身广告、利用沉淀自己投资……然而这些方式没有得到任何一家单车企业验证,酷骑单车也没有机会再去尝试。

“正常情况下,骑一次0.8元(黄金单车半小时1.5元),每辆车一天的骑行频次在1-2次,一辆单车成本是400多元,考虑损耗和运维费用,差不多6个月就能回本。”这是高唯伟的美好设想,然而1元包月、一毛钱骑一个月等烧钱大战与恶性竞争,让他的美梦破碎。

据了解,酷骑单车在高峰时期的日订单将近300万,然而流水非常低。和其他同行一样,酷骑单车无法通过运营维持正向现金流。

近42亿押金去哪儿了?酷骑单车如今连工资也拖欠

近42亿押金谜题

对于运营资金,高唯伟的做法是挪用用户缴纳的押金。

酷骑单车向每位用户收取的押金是298元,据高唯伟披露的数据,酷骑单车高峰时期用户数量达到1400万。因此,可以算出酷骑单车沉淀下来的押金近42亿元。

这些钱,酷骑单车并没有按照规定存入银行托管。“酷骑单车已经与民生银行达成战略合作,押金将由民生银行监管,目前对接工作已经启动。”高唯伟在6月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然而,8月底民生银行却对外表示:“目前酷骑单车没有任何押金存放在民生银行。”

9月底,高唯伟改口:“现在的押金由公司保管,只是有一部分(注:高唯伟的说法是约3亿人民币)用于公司运营,购买车辆了。”公司日常运营无法产生正向现金流,全然依靠用户押金勉强前行,一旦出现押金挤兑,酷骑单车必然出现兑付危机。很不幸,高唯伟所不愿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7月份开始,疯狂扩张的酷骑单车出现资金链危机,而8月以来,酷骑单车押金无法退还问题被多家媒体曝光,由此出现押金挤兑。“面对298元的押金,被竞争对手找到机会,发布暗示、引导用户去退款的文章,短期退不了的用户对各种公司辱骂,散布一些恶意的谣言:酷骑要倒闭、名存实亡、卷款十个亿等,这让我很痛心,如果酷骑倒闭了,你可以骑一辆回家,也损失不了什么。”高唯伟对此深感气愤。

终究,押金挤兑成为压垮酷骑单车的最后一根稻草。

有酷骑单车员工透露,这部分押金被高唯伟等拿到与他关系匪浅的诚信贷平台放贷,尽管高唯伟对此矢口否认,并刻意切分酷骑单车与诚信贷的关系,然而10月17日,高唯伟在某直播平台回应了诚信贷兑付难的问题。

酷骑单车退还了多少押金、有多少用户的押金拿不回来,近42亿的押金流向了何方,已经成为罗生门似的谜题。

原文来自亿欧网,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连线家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