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啊,不发货的口罩咱就别打广告了

如果不是2020年这一波黑天鹅的疫情,或许苏宁易购上下还在研究哪里会有新的风口。全行业都在向上的时候,“小问题”或许不会影响大局,但在2020全球经济摇摆的今天,希望苏宁易购能停下脚步,听听消费者和员工的意见,正视“小问题”。

文/曲易飞
出品/零售电商观察

我们已经在疫情当中度过了一个月。

在线下瘫痪的这一个月中,电商和物流撑起了中国疫情物资调配的生命线。

疫情之中,总能窥探出人性的善恶。有的企业放弃短期利润,专心帮助疫区支援,广受好评。

但总有一些不和谐的企业,利用疫情,借机实施诱导下载,而早在一个月前拍下的口罩却迟迟不发货。

只是没想到,它叫苏宁。

今天刷抖音让易飞看到一个很生气的广告。

 

来自苏宁,宣传的是口罩。易飞第一反应是??

难道苏宁有口罩了?

于是易飞马上打开了 苏宁,看了看自己一月份受人之托在苏宁购买的口罩。

没错,这次疫情来的突然,很多朋友都没有口罩可买,几个朋友托我购买口罩,于是我在多家平台扫货后,在苏宁上下了多单, 这其中包括了自营。

(易飞在一月份于苏宁购买了口罩,至今三月份仍未发货)

1月份购买的口罩三月份仍不发货,抖音仍见苏宁口罩推广

本着最大的善意,易飞琢磨着,或许,是苏宁医用口罩有货了?

于是跳转到 苏宁搜索它在抖音中展示的“一次性医用口罩”,却是如下显示

 

 

好吧,看起来还是笔者太过善良。

合着苏宁拿着“没有”的产品,去抖音做了一波广告。

应急物资属于刚需,用户不傻,下载完肯定要去 购买,如果没有…

 

果然,抖音上苏宁这条“假”广告评论翻车。

利润为负,辞退员工,苏宁这个疫情怎么了?

简单看了看苏宁最近的操作,易飞觉得,这个瓜有必要吃一下

2月27日,苏宁被 曝光,“恶意逼迫”辞退外籍员工,理由是“未加班”

而29号,苏宁又被爆出强制全员卖货

图片显示,《关于全产业员工参与社群推广的要求与考核机制》,考核时间为2月27日至2月29日,考核期间人均要求保底2单,且订单总金额达到1000元及以上。如果未完成考核任务,将以本次考核期间累计完成金额与考核标准的差额部分作为惩处。

除此之外,苏宁还要求,苏宁全产业管理干部必须完成苏宁推客的注册,且完成员工认证。

这是一个类似“淘宝客”的返佣APP。考核数据以员工认证工号对应的订单数据为准;考核剔除锁粉订单、退货订单、批发订单,最终核算以实际推广订单为准:有效订单以支付时间为准,即考核期内支付完成的订单……

苏宁控股集团办公室将以日度为单位,对总部各一级中心和大区的整体完成情况进行数据通报,苏宁易购平台运营集团推客管理中心协助进行数据的整理与核实。特别优秀的推广案例,将进行集团嘉奖。

而针对未完成考核任务的员工,将以本次考核期间累计完成金额与考核标准的差额部分作为惩处,并以此作为培训经费,由总部推客部门牵头组织针对该部分人员进行培训。

 

对于这一次天降“KPI”,还处在疫情当中的苏宁员工叫苦连天。

 

截止三月一号,苏宁相关的实名员工爆料,苏宁不但没少减少,甚至增加了摊派任务。

在疫情当前的情况下,企业发起自救本来无可厚非,但这样强制性的全员摊派,不免让许多基层员工难以吃得消。虽然国家规定,在疫情期间不得随意降薪,但苏宁以这种“完不成扣钱”的方式是否与国家的初衷背道而驰?

或许,这就是苏式 “变相降薪”小妙招?

概念不断,股票低迷,缺少了黄光裕鞭策的苏宁已在概念上不断自我沉醉

在业界,众多企业的看好与看衰一直都是褒贬不一,而唯二多数人都不看好的企业有两家,一家叫做瑞幸,一家就是魔改之后的苏宁。

作为14年曾持有过苏宁股票的老韭菜,易飞在连续两年看到苏宁惊悚的业绩后血亏下车。

今天忍着“肉疼”的记忆,打开看了下苏宁的财报,发现苏宁上市公司 已经是连续五年扣非净利润为负。

众所周知,苏宁是以电器连锁起家。2004年7月,苏宁电器(002024)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中国家电连锁企业A股IPO第一股。

随着电商时代到来,苏宁加快转型。2013年2月20日,苏宁电器发布公告,提出“店商+电商+零售服务商”的云商模式,并更名苏宁云商。

易飞正是这时候乐观看好苏宁的转型买了它家的股票被割,而苏宁也就此开始了概念上的追逐。

苏宁收购了PPTV和红孩子,并申请了民营银行牌照,开展基金业务。

转型后,苏宁云商2014年度业绩出现剧烈下滑,扣非净利润为-12.52亿元,同比下滑508.25%。

2015年至2017年,苏宁易购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4.64亿元、-11.08亿元和-8839万元。

时间到了18年,概念很多,苏宁有点忙

首先是年初,苏宁宣布进入了无人货架领域,此时无人货架已经是几十家企业赤膊上阵,但这并不影响苏宁的美好构划…..依稀记得张近东的豪言壮语:在2018年初曾高调宣布要在一年内完成5万组无人货架的全国铺设。。。。与此同时,苏宁小店项目开始大面积推广,如雨后春笋一样遍地开花。

两个概念或许不够刺激,2018年中旬,无人货架被逐渐戳破,区块链火热。概念大户苏宁自然不会放过这波机会,区块链项目“星际家园”如约而至。

概念狂魔,盈利堪忧

简单数下苏宁近些年来的概念和项目,无论是区块链,或是无人货架,都是雷声大雨点小,逐渐没了声响,而近年来肉眼可见成果的苏宁小店,却成为了苏宁上市公司的大出血部门。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苏宁易购扣非净利润为-3.59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苏宁扣非净利润为-41.52亿元。

而18年开的苏宁小店,成了这次亏损中的大头。2019年前三季度41.52亿元亏损中,27.47亿元亏损来自苏宁小店。

截至2018年7月31日,苏宁小店净资产为-3.1亿元,2018年前7个月净亏损2.96亿元。除此之外,苏宁易购还借款6.53亿元用以支持苏宁小店的日常经营。

或许是为了不让亏损业务过多影响上市公司业绩,2018年10月15日,苏宁易购发布公告,将亏损中的苏宁小店从上市公司剥离。

但不差钱的苏宁,差的到底是什么?

不可否认,苏宁易购背后是中国第三大民营企业苏宁集团,不差钱是苏宁易购敢四处追风口的资本。

但过于追逐风口让苏宁易购这些年逐渐“飘”了起来,项目不断,概念不停,却没有人去管一下那些曾经豪言壮语后来都落地如何,是运营不够?产品力不行?没见到苏宁易购的反思,只看苏宁易购在概念的路上越跑越远。

如果不是2020年这一波黑天鹅的疫情,或许苏宁易购上下还在研究哪里会有新的风口。全行业都在向上的时候,“小问题”或许不会影响大局,但在2020全球经济摇摆的今天,希望苏宁易购能停下脚步,听听消费者和员工的意见,正视“小问题”。

毕竟“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