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及NB-IoT智能锁 却给ofo带来三大困境

近期召开的华为全连接大会上,ofo小黄车凭借物联网NB-IoT智能锁出尽了风头。ofo小黄车联合创始人薛鼎更是表示,ofo小黄车已成为“万物互联”的第一个突破口。

在近期召开的华为全连接大会上,ofo小黄车凭借物联网NB-IoT智能锁出尽了风头。ofo小黄车联合创始人薛鼎更是表示,ofo小黄车已成为“万物互联”的第一个突破口。在探索物联网的未来上,ofo小黄车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深究来看,这其实只是ofo蒙眼狂奔后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NB-IoT是关键钥匙,但并非短时间内能铺设完成

今年5月,摩拜单车宣布与四川移动、华为达成战略合作,三方将在窄带物联网应用及NB-IoT创新等领域开展深度合作,并正式推出基于NB-IoT 900M技术的共享单车。

2个月后,ofo联手中国电信和华为发布的基于NB-IoT技术的智能单车正式投入市场,再加上ofo在华为全连接大会上的亮相,在NB-IoT技术的大规模落地上,两大巨头间的火药味十足。

摩拜和ofo愿意接纳NB-IoT技术,有出于自身布局物联网终端和大数据的考虑,但更大程度上还是在于成本的优势。NB-IoT是一种基于LTE基本结构的IoT传输技术,主要由传统的无线运营商来部署,不仅是独立组网,而且可以与LTE混合组网,所以具备广域传输、海量介入、超低功耗、低成本等特征。

一组NB-IoT芯片整体价格不过3-5美元,对于需求量庞大的共享单车企业来说非常合适。而NB-IoT的出现也让运维成本的下滑成为了可能,共享单车系统可以更高效、更划算、更轻松的进行优化处理,所节省的潜在费用和价值也会远远高于NB-IoT的表面价格。

从这个角度来看,NB-IoT智能锁将会是共享单车未来市场竞争的决胜钥匙,但对眼下的ofo来说,虽然已和华为联合研发出了NB-IoT智能锁,但想要全面铺开并非短时间内完成。

早先ofo在市场投放了数百万辆机械锁和token智能锁,这些单车无法双向通信,回收起来本身就存在问题,而且即使ofo能够对这些锁进行换装,所需要的成本,即使ofo不久前刚刚完成了7亿美元融资,这也是不可承受之轻。

最严“禁投令”出台,NB-IoT智能锁投放成镜花水月

最近一段时间,连续多个城市密集出台的共享单车管理办法,则成为了ofo投放NB-IoT智能锁的最大阻碍。在共享单车进入城市生活的这500多天里,单车投放数量以前所未见的速度迅猛发展。城市交通终于没办法承压如此庞大数量的单车投放。

仅在北京,今年4月21日,北京交通委出台征求意见稿时,这一数字还仅为70万辆,如今这个数字却变成了235万辆。这意味着,在短短不到4个多月的时间里,市场投放的共享单车增长了165万辆。这一次管理力度可以说前所未见的严厉,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共享单车投放数量的限制。

众所周知,虽然同处共享单车行业,但摩拜和ofo的商业却存在很大差异。摩拜追求用户体验和商业闭环,而ofo更关注规模扩张和平台开放,这是两大平台模式最根本的核心差异。

在早前的扩张中,ofo能够取得领先,低成本的优势可以说居功甚伟。低成本可以使ofo快速铺量,并最终以数量取得规模优势。事实上,如果没有摩拜的出现,ofo这个快速扩张的策略很可能会实现朱啸虎口中“共享单车90天结束战斗”。

不过,残酷的市场竞争中从来就没有“如果”两个字。而“禁投令”的出台,终于给了ofo沉重的一记。ofo没办法再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的向市场投放单车,这也一定程度上让NB-IoT智能锁更换进程遭遇了沉痛的打击。

逐渐失去市场份额后,ofo的救命稻草到底在何方?

“禁投令”对ofo未来走势产生的影响,远比NB-IoT来得更为猛烈。毕竟在实现物联网的远大理想之前,让用户有车可骑才是关键。而眼下的这三大挑战已经成为ofo不可承受之轻。

1、既有平衡被打破,ofo陷入增长困境

在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型中,除了骑行人次和频次,单车折旧成本是一道绕不开的门槛。在这点上ofo要逊于摩拜,凭借更先进的智能锁以及更好的单车质量,摩拜在运维方面有着较为明显的优势,但ofo却通过持续不断的向市场投放新车辆,用高密度去覆盖无法被摩拜全部满足的出行需求,数量也一定程度上弥补了ofo单车易折旧的困境。

所以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看到了诸多第三方报告的各种结论,时而摩拜大幅领先,时而ofo远超对手,摩拜和ofo形成了势均力敌的平衡。不过这种平衡却正在被打破。

“禁投令”出台后,ofo不仅没办法再借助低成本的扩张优势赶超竞争对手,还需要大规模改进产品设计,并不断对智能锁进行升级,这势必会极大的延缓ofo的新增用户增速。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不断上升的运维成本(根据ofo此前回应,如今仅在北京地区就配备2000人运维人员,以及近千名左右的兼职运维人员,每月运维成本近千万元)。

2、投放“急刹车”,供应链优势受到波及

ofo在诞生之初,就制定了“不生产单车,只连接单车”的发展理念。虽然这造成了ofo小黄车产品层面的碎片化(骑行体验不一致),但这确实对整个行业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通过和凤凰、飞鸽、富士达等知名自行车制造商达成战略合作,ofo得以占据供应链优势。除了摩拜自己建厂造车不受影响外,市场上的其他玩家都受到了ofo打压。这和当年小米手机凭借性价比优势打败众多山寨厂商的道理一样,供应链没有闲余的能力再去服务中小玩家。

不过在“禁投令”下,ofo和供应链的这种共生关系却迎来了极大的挑战。今年5月,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与ofo合作的当月,接手了一笔500万辆的采购订单,这一数量是凤凰2016年产能的1.6倍。但在这500万辆单车刚准备投入市场,便遭遇上海、广州、南京、杭州、深圳等五个城市不约而同推出“禁投令”,这500万辆单车驶往何处随即成为一个悬念。

投放“急刹车”,压力可以说迅速传导到了生产厂家身上。自行车厂停工倒闭的消息开始接踵而至,在这波海量生产潮中,水涨船高的配件成本、劳动力成本如何消化?此前为了满足共享单车海量订单所扩建的产线又如何安置?这些都成了摆在生产厂商和ofo面前的难题。

3、ofo陷入两难困境,电子围栏难以普及

在北京交管局出台管理办法后,摩拜和ofo都相继表示支持,并将通过多种技术和运维手段提升运营效率和用户体验,而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试点电子围栏技术”。

电子围栏技术从实施上并不困难,实际上这就是一个感应框,围栏内为停车区域。关键点在于安置在地面上的信号发射器和接收器,发射器通过芯片信号发射覆盖技术划定一个无形的围栏,再通过蓝牙发射信号,与共享单车连接。通过共享单车的智能锁的定位数据与电子围栏临界点阙值匹配,从而判断单车是否停靠在了禁停区或者推荐停车区内,以此达到规范停车的效果。

这种技术能够实现最本质的核心是依靠技术手段对用户进行约束,但这样的“约束”对企业来说无疑风险很大。毕竟企业通过技术甚至惩罚手段督促用户规范停车,势必会造成用户流失到竞争对手那边。

这个角度来看,投放单车更多的ofo明显处于劣势,毕竟ofo早期投放了大量的机械锁单车,这意味着ofo的管理难度远比摩拜更大,ofo也需要更多的电子围栏才能满足监管需求,自然用户流失的风险也最大。

共享单车野蛮增长的这两年时间里,摩拜和ofo成为了阶段性的赢家。但战局并未就此停止,两大平台的不同模式注定了还有一场血战。

可以预见,随着“禁投令”的出台,ofo原有的商业模型彻底被打破了,此后的市场份额势必也会不断缩小。眼下ofo所面临的这三大挑战,可能将会一直成为困扰其的发展而存在。NB-IoT智能锁成为ofo唯一翻身的机会,但在这之前,市场份额的流失可能还是来得更为重要。

原创文章,作者:Hal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ianxianjia.com/zixun/146217.html。
内容合作请联系 spark@lianxianjia.com